<tr id="ufcfh"><sup id="ufcfh"></sup></tr>
  1. <strike id="ufcfh"></strike>
    1. <big id="ufcfh"><nobr id="ufcfh"><track id="ufcfh"></track></nobr></big>
      1. 庚子往事

        看到孫兒和鄰居小孩嬉戲玩耍的幸福景象,我不由自主地想起兒時的一段苦澀的記憶:

        公元一九五九至六一年,史稱三年自然災害,鄉下人叫“過糧食關"。當年,已成立了人民公社,吃大鍋飯(公共食堂),我正好寄宿在汝城縣外沙小學上五年級。

        外沙小學座落在外沙村東邊,旁邊是一座古剎一“湘明寺"。寺院雖已破落倒坍,但那半邊殘存的神殿依然陰森,令人心存恐怖又小有敬畏。聽我祖母說過,我叔叔當年在這兒求學時,僅\在神殿內拉了一泡尿,肚子當即痛得在地上打滾,后來由同學用籮筐抬回家去,請高人施了法術才算了事。


        當然,這所小學,并非因寺院的詭異而有優秀口碑,倒是因其歷史久遠和教學而聞名十里八鄉。據說,共和國的開國上將朱良才將軍,就是從這里開始他輝煌的人生。

        我們吃往在學校,糧食是每月初從家鄉所在的公共食堂帶來。由于各個村的差別,學生們的定量也不一祥,而且一年中有幾次變動,越變越少。我當時的定量是每月十二斤口糧。每月十二斤糧食,每曰僅四兩大米,再經伙房大師付一剋扣,實際到口的只有三兩多米,這對一個正在長身體的孩子,還不夠維持生命。

        學校實行兩歺制,上午九點,下午四點開飯。吃飯時,學生們會往飯缽子里沖許多鹽開水,先把鹽開水喝掉再吃飯。這樣,會有一種吃飽了的感覺。時間長了,體質弱的同學,與當時農村人一樣,患上了水腫病,從腳上,到臉上都出現浮腫,手指輕輕一摁,臉上會有個深深的窩窩。

        第二年是庚子年。初冬,天氣還不算太冷,我坐在家門口曬太陽,一邊打瞌睡,臉上爬滿綠頭蒼蠅,茅廁里那種??晌业纳眢w己極度虛弱,連趕蒼蠅的勁都沒了。這一幕,正好被住在同一條巷子的丙伯母看見了。

        她是個心直口快的人,居然毫不忌諱的對我母親說:“大妹子,你家這伢崽虧你白養了?。。⒀韵轮?,我是必死無疑,只是時間問題。我母親聽了,淚如泉湧,卻又無可奈何。我們是弱勢家庭,只好聽天由命。

        星期天下,毌親破例送我去學校,背著我送了一程又一程,直到學校門口。臨別時,她痛苦的摟著我說:“兒啊,學校到了,你自個進去吧,爸媽無能,對不住你!下輩子投胎就選個有能耐的爸媽?。。⒛┝?,她從衣兜里摸出一小塊紅薯給我,說道:“你去吧,一路走好。"

        調轉頭,母親失聲痛哭。毌親從沒這樣送過我上學。

        我當時也不太理解母親。只覺得母親很偉大,我很幸福!

        第二天上課,我爬在桌子上,似睡非睡根本無心聽講。老師走過來扒醒我,看了看我的臉色,像是不忍心訓斥我,索性把我換到最后一排去坐,以免影響其他同學。

        星期一下午,同學們晚飯后,都到學校的后山上去尋找野食,在那荊棘叢中,尋找一種當地人叫“毛冬瓜"的野果子,實際上就是野生彌猴桃,花生大小,挺甜的。

        我不行,沒有那份勁力,因為尋找一枚野果,要付出野果價值幾倍的體力。

        學校是用柴火做飯。我獨自跑到廚房灶堂前,把灶堂里的浮炭和灰燼扒出來取暖。這時,校長來廚房打熱水,見我在取暖,便說道:“宋孝廉,這天像要下雨了,你去外邊稻田里把鴨子趕回來"。

        校長姓朱,叫朱忠福,對學生的管束非常嚴勵,學生們背地里都稱他“閻王"。

        他給我這份差事,于我是沉重到了極點,但我又不能不去完成。

        我很順利找到了學校的鴨子。本來,鴨子是種非常聰明的家禽,每天早起知道自已出去,晚上自己會回來,而且非常守時,每天囬來總是那個時間,幾乎分秒不差。

        今天,我提前去趕它們囬家,可能是擾亂了它們的作息時間,它們極為不滿,而且強烈抗議,趕到學校邊的柏樹下那 丘大水田時,它們索性不走了。那丘水田足有三四畝大,無論你從那邊趕,它們游到中間就不動了,任憑你的吆呼。沒有法子,我只好脫掉鞋襪,挽起褲子下田去趕。

        好容易才把它們趕進鴨窩。

        鴨窩是在老式的樓梯下,沒有窗戶,又臭又暗。門是用幾塊木板臨時做的,平時根本就不關門,我不知、。當我去關門時,卻發現里面一地白花花的東西,用手一摸,全是鴨蛋。我驚喜之極,也顧不得父毌和老師的教導,隨手撿了一個裝進口袋。剛退出來,正好遇見了校長。我以為被他發現,嚇得渾身直哆嗦。他看見我渾身哆嗦,又打著赤腳,以為我凍的,說道:“都趕回來了!快去伙房打盆熱水洗一洗,灶堂前烤一烤。"

        校長很關心這些鴨孑,這是全校十多個老師的福利。當初買鴨苗時,托了很多關系才買到三十只。后來又死了幾只,現存二十四只。這些鴨子小的時候,學校利用上勞動課時,發動學生挖蚯蚓喂養,也不知從什么時候起,鴨子們到外邊水田里自謀生路。、好在那時居家集體都不養家禽,水稻田里有的是螺絲小蝦,是鴨們的天堂,學校這些鴨子便成了獨霸天下的主,一個個膘肥體壯。至于什么時候生蛋了,學校是無人知曉。

        校長放了話,我洗好腳,放開膽子坐在灶堂前取暖,這才想起口袋里的鴨蛋該怎么處理。怎么弄熟?

        有個名人說過,在饑餓面前,食物不只是有著無法抗拒的誘惑力,同時也會激發人的驚人智慧。很快,我想起了毌親在灶堂里煨紅薯的情景。于是,便找來一張廢報紙,用水打濕,把蛋包好,小心的煨在灶堂里,靜靜地坐著,一秒一秒的等待時間的繼續。

        成功了,我欣喜萬分。美中不足的是,蛋黃還沒完全凝固,剛咬了一口,卻流了一胸襟的蛋黃。糟糕的是,被伙房大師付逮了個正著。

        伙房大師付姓朱,外沙村人,是我一個拐了一道彎的表親,我管他叫玄叔,開學時,我父親送我來學校時,介紹我認識了他,還拜托他關照我。

        此刻的玄叔,眼里充滿了羨慕和妒嫉,并且用嚴勵的口氣問我,“哪里來的"?

        我吱吱唔唔,一時不知所措。

        我平時對他有些好感,因為他不像攆別人那樣攆我,常常允許我在灶堂前取暖。所以,片刻之后,我如實把真相告訴了他。他則說:“以后別去撿了,我會幫你撿來煮好。要記住,別讓校長知道了?。?br>

        果然,第二天晚飯后,同學們都外出找野食去了,玄叔把我叫到他臥室,端出一個飯缽,里面有一個水煮鴨蛋和一大塊米飯給我,叫我慢慢吃,他卻站在門外望風!

        我像吃年飯那樣,感到一種從骨子發出來的快感。僅管,我知道他給我的這一大塊米飯,是從我們幾十號學生口里扒下來的,但我還是覚得他非常之好。更讓我髙興的是,往后五天都是這樣。用句醫學語言說,這是整整一個療程!

        真的,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心血來潮偶動惻隱呢,還是我引起他收獲了許多鴨蛋,他才如此關照我,以致使我從死亡的邊沿走了回來!

        記得那天星期六下午,我從玄叔臥室出來,幾乎是一路跑的回到家。母親見我那歡快的樣子,把我拉到她身邊,看了又看,然后用手在我臉上反復的摁,又脫掉我的襪子摁,待確認我的浮腫消失了,臉上有了紅暈,才問:“兒啊,你們學校這星期吃些什么?"

        我照直把一切都告訴了母親。聽完我敘述后。

        毌親當即面對青天,五體投地的拜了幾拜,那虔誠的樣子,致使我永生難忘!

        唉!往事已逝,歷歷在目,歲月依舊,我亦老了。愿天下的兒童們遠離災荒,一生平安!

        本站只為傳播信息,不對所發布的內容本身負責。如有版權及其它問題,請聯系站長處理。
        2021国产三级片视频|伊人网综合91free|日本一道黄色网站|98.无码在线观看不卡

          <tr id="ufcfh"><sup id="ufcfh"></sup></tr>
        1. <strike id="ufcfh"></strike>
          1. <big id="ufcfh"><nobr id="ufcfh"><track id="ufcfh"></track></nob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