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ufcfh"><sup id="ufcfh"></sup></tr>
  1. <strike id="ufcfh"></strike>
    1. <big id="ufcfh"><nobr id="ufcfh"><track id="ufcfh"></track></nobr></big>
      1. 《435289》偽禁忌叔侄虐戀年少起的卑微愛戀

        第一章 很久不見

        上海,星夜明亮。


        江戀從車里走出來,看著面前燈火通明的陳家老宅,心底有些打鼓。


        今天是她閨蜜陳淺淺的訂婚宴。


        那個人……也會來。


        陳知言,陳家最小的兒子,陳淺淺的小叔,也是她暗戀了七年的人。


        江戀深吸了口氣,剛要抬步,身后突然傳來車子的轟鳴聲。


        轉頭,便看見熟悉的車牌號——滬A·1108。


        她呼吸一滯,雙腳像是被釘在了地面上。


        看著不斷向自己走近的男人,江戀緊張到嗓子干?。骸靶∈??!?/p>


        四目相對,她的心像被蟄了一下,倉促別開眼。


        為了不和他共處一室太久,她故意來晚。


        可不想,竟還是撞上。


        陳知言走到江戀身前,聲音低沉暗?。骸昂芫貌灰?,這幾年怎么樣?”


        很久?


        是啊,三年了,一千多個日日夜夜。


        兩個人明明在一個城市,卻再沒見過一面。


        江戀強扯出一抹笑:“還好?!?/p>


        她語調客氣疏離,陳知言眉心微皺:“你……”


        “小叔?!苯瓚俪雎暣驍嗨?,“淺淺還在等我,我先進去了?!?/p>


        “一起?!标愔圆挥煞终f,上前和她并肩走在一排。


        他還是和從前一樣行事獨斷。


        江戀不知道怎么拒絕,只能沉默。


        站在客廳門口的陳淺淺看見兩人一起走進,眼底訝異:“小叔,戀戀,你們怎么在一起?”


        說著,她有些擔憂地看向江戀。


        “在門口遇到了?!苯瓚僮叩疥悳\淺身邊,和陳知言涇渭分明。


        瞧見她的動作,陳知言并沒有說什么。


        時間流逝,訂婚宴到了最重要的時刻。


        看著臺上陳淺淺和她的未婚夫,江戀心里既羨慕又酸澀。


        她喜歡的人,她深埋心底的那段感情,永遠都不能這樣光明正大地被人知曉。


        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江戀避開所有人悄悄地離開了大廳。


        走到屋外,潮熱的風撲面而來。


        江戀給陳淺淺發了條歉意的短信,就準備開車離開。


        手臂卻被人拽住。


        “去哪兒,我送你?!?/p>


        江戀回頭對上陳知言的眼,慢慢抽回手:“不麻煩小叔,我自己可以?!?/p>


        她幾次拒絕自己的態度,讓陳知言聲音微沉:“你在躲我?”


        江戀險些脫口而出:“故意躲著不見的人到底是誰?”


        但這話在嘴邊打了個轉,就被咽了回去。


        避開陳知言的目光,江戀扯了扯嘴角:“沒躲,只是怕打擾小叔?!?/p>


        僵持到最后,江戀還是被陳知言帶上了車。


        陳知言側目看著副駕駛上的江戀:“回大院?”


        江戀搖頭:“三年前我就搬出來了?!?/p>


        聽到這個時間節點,陳知言沒有半點反應:“現在住哪兒?”


        沉默了會兒,江戀報出地址。


        之后她就轉頭看向窗外,不再說話。


        一路上,車廂內寂靜無聲,陳知言也沒有再說一句話。


        終于到了地方,看著車窗外熟悉的街景,江戀一直緊捏著的手松了松:“謝謝小叔,我回去了?!?/p>


        不等陳知言回答,她直接開門下車,動作一氣呵成,卻莫名顯的狼狽。


        就在江戀要往樓里走的時候,陳知言的聲音響起。


        “戀戀,車鑰匙?!?/p>


        江戀回頭就見陳知言從車另一側走過來,朝自己伸出的掌心正躺著熟悉的車鑰匙。


        江戀沒動:“那小叔你怎么回去?”


        “叫了司機?!标愔月曇魶龅?。


        江戀這才拿回鑰匙,轉身進了樓門。


        陳知言望著她的背影,沉默的點燃了根煙。


        樓上。


        江戀站在窗邊看著這幕,心里百味雜陳。


        兩個人就這么樓上樓下的站了很久。


        直到陳家司機趕到,陳知言上車離去。


        江戀看著空曠的街道,垂眸斂起了心底復雜的情緒,轉身走進了書房。


        推開門,入眼便是掛在無塵袋里那襲自己親手設計的婚紗。


        江戀倏地想起了三年前,她站在陳知言面前,紅著臉問。


        “陳知言,你可以……不止是我的小叔嗎?”



        第二章 輸的徹底

        黑夜中,寂靜地沒有一點聲音。


        江戀看著那件婚紗,心里滿是酸澀。


        那是她學服裝設計后完成的第一件作品。


        當年設計它時,江戀滿心想著陳知言,少女時期既害羞又期待的隱晦心緒都注入到了這件婚紗里。


        不想,卻再也沒有穿上它的機會。


        憶起往事,江戀壓下喉間苦味,作出了一個決定。


        她走上前將婚紗小心翼翼地從無塵袋里取出來,又折好放進婚紗袋,最后將它放在沙發上,打算明天帶去工作室。


        接近半夜十二點,江戀躺在床上卻怎么也睡不著。


        她控制不住地想起陳知言。


        鬼使神差的,她拿起手機,打開了陳知言的微信框。


        兩人的對話停留三年前。


        “小叔,你可以來接我嗎?”


        “好?!?/p>


        之后,便發生了那場無疾而終的告白。


        自此三年,兩人再無聯系,這個微信成了江戀唯一的情感寄托,也是最后一點可以知道他消息的途徑。


        有人說先愛上的那個人是輸家。


        江戀想,那她應該是輸了個徹徹底底。


        陳淺淺曾經的問話在江戀的腦海中響起:“你到底喜歡我小叔什么?”


        那時,江戀想了很久,才給出一個答案。


        “我說不清,但就是覺得他哪里都好,我都喜歡?!?/p>


        十歲那年,江戀跟著家里搬到大院,先認識了陳淺淺,后來才遇見陳知言。


        第一次見面,長相干凈俊逸的陳知言讓江戀看呆了眼。


        所謂一眼驚鴻,大概便是這樣。


        江戀叫了陳知言一聲哥哥,卻被他笑著糾正:“我是淺淺的小叔,你是淺淺的朋友,所以你也應該叫我小叔才對?!?/p>


        而這一喊,就喊到了現在。


        第二天醒來時,已經是中午。


        江戀洗漱好,走向玄關時看到沙發上的婚紗袋,心里糾結不已,末了還是提著它下了樓。


        開車到工作室。


        江戀將婚紗掛在櫥窗里,看著它有些出神。


        幾年前的款式放到現在,自然是格格不入。


        但珍貴的是它承載著她年少時最真摯的愛戀。


        突然,工作室的門被推開,風鈴聲陣陣。


        江戀抬眸看去,便見陳淺淺從外面探進頭:“戀戀,我婚紗做好了嗎?”


        剛要回答,江戀嘴角的笑在看到陳淺淺身后的兩道人影時,瞬間僵住。


        是陳知言,而他身邊,一個身材婀娜的女人正挽著她手臂。


        察覺到江戀的視線,那女人盈盈一笑。


        “江小姐你好,我是秦音。早就聽知言提過他有個小輩設計的婚紗獨一無二,今天終于見到你了?!?/p>


        “剛好我也想看看婚紗,不如江小姐給我介紹一下?”


        江戀呼吸不暢,忍不住胡思亂想。


        她和陳知言是什么關系?


        女朋友嗎?


        看婚紗……他們是準備結婚了嗎?


        江戀的心像被一把大錘重重砸下。


        她倉皇地垂下眸:“婚紗……都在這里,你先看,我先帶淺淺試婚紗?!?/p>


        慌忙走進里間,江戀將婚紗遞給陳淺淺,將人推進試衣間后,靠著墻深吸了口氣。


        這些年,她不是沒想過,有一天陳知言會和別人戀愛結婚。


        江戀以為自己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可現在僅是看到那兩人站在一起,她都只想趕緊逃離。


        緩了好一會兒,江戀壓下心底的情緒。


        正好陳淺淺也穿著婚紗出來:“走吧戀戀,我們出去讓小叔看看?!?/p>


        江戀點了點頭,跟在身后替她提著裙擺。


        剛走出里間,就聽到秦音問:“知言,這件婚紗怎么樣?”


        江戀不可自制的抬頭看過去,呼吸一窒!


        與此同時,陳淺淺的驚呼在耳邊乍響:“戀戀,這婚紗不是你為自己設計的嗎?怎么掛在這兒?”


        江戀下意識看向陳知言,正好撞上他深邃的雙眼。


        迎著他的目光,江戀緩緩攥緊了垂在身側的手:“沒有想嫁的人,留著也沒用?!?/p>



        第三章 喜歡

        話落,工作室里一片寂靜。


        陳知言看著江戀,眼中瞧不清真意。


        秦音卻揚起笑容看向江戀:“既然這樣,江小姐就把它賣給我吧,我很喜歡?!?/p>


        把這件滿懷著她對陳知言愛意的婚紗,賣給陳知言的未婚妻?


        江戀攥緊手指,怎么都說不出那個“好”字。


        陳淺淺瞧出江戀的為難,走上前:“秦音姐,那件款式太舊了,不適合你,還是看看別的吧?!?/p>


        秦音臉上的笑淡了些:“掛在這里不就是要賣的嗎?江小姐該不會是……對我有什么意見吧?”


        沒等江戀應答,陳知言聲音微涼:“秦音,別任性?!?/p>


        這句話落在江戀的耳朵里,赫然就是陳知言對秦音的寵溺。


        江戀呼吸一滯,垂眸不語。


        眼看著工作室里的氣氛越發不對勁,陳淺淺連忙支走那兩個人。


        “小叔,秦音姐,我和戀戀還有話要說,你們先去車上等我吧?!?/p>


        陳知言看了江戀一眼,還是低聲應下:“好?!?/p>


        待他們走出工作室,陳淺淺拉著江戀在沙發上坐下。


        “戀戀,你還喜歡我小叔嗎?”


        江戀擱在腿上的兩只手緊緊攥在一起,指節都被攥得泛紅。


        沉默半晌,她終是說出來了那個答案。


        “喜歡?!?/p>


        七年,江戀早就把對陳知言的感情刻進了骨頭里,怎么會不喜歡?


        如果不喜歡,她剛剛就會把那件婚紗賣給秦音。


        陳淺淺突然握住江戀的手。


        “那這樣,今晚我們家聚會,我讓小叔來接你,你把握住機會!”


        江戀怔怔地抬起頭:“可他已經有女朋友了……”


        陳淺淺愣了下:“什么女朋友?”


        然后一下子反應過來:“你說秦音?她就是陳家合作伙伴的女兒,天天纏著我小叔,戀戀,你可要努力啊?!?/p>


        江戀笑容發苦。


        努力?


        早在三年前,她就已經努力過了。


        陳淺淺離開后,江戀一直忙到晚上七點半。


        倏地響起的手機鈴聲把她嚇了一跳。


        看著那串熟記于心的號碼,江戀怔住了。


        她指腹懸在接通鍵上好久,直到電話快要掛斷前才接起。


        聽筒里,陳知言聲音低沉:“還沒忙完?”


        江戀回過神:“我馬上出來?!?/p>


        她關好店走出來,就看到坐在路邊賓利里的陳知言。


        他將黑色襯衫的衣袖挽至手肘,線條干凈的小臂上血管明顯。


        江戀看著有些失神,她竭力才壓下心底悸動,坐上了副駕駛。


        半晌,陳知言見她不動,突然欺身而來。


        一片陰影蓋下,江戀下意識攥緊了包帶。


        陳知言卻像是沒瞧出來她的緊張,自顧地拽出她的安全帶扣好,退回原位。


        “多大的人了,還不記得系安全帶?”


        江戀心跳如雷,沒有應聲。


        見她不說話,陳知言也沒再開口,啟動車子往前駛去。


        車里輕柔的音樂讓江戀緊張的心慢慢地緩和了下來。


        她猶豫了很久,手指都被攥得泛紅。


        終是看著陳知言的側臉,順從自己的內心開口:“小叔?!?/p>


        陳知言應了聲:“嗯?”


        江戀深吸了口氣:“三年前你說我還小,讓我看清自己的感情?!?/p>


        “那現在我再問一次,陳知言,你會和我在一起嗎?”



        第四章 食不知味

        車廂內沉寂下來。


        陳知言握著方向盤的手有一瞬間收緊,但他沒有回答。


        沒過多久,車子緩緩停在陳家老宅。


        江戀沒有動,目光直直地緊盯著陳知言。


        她知道此刻他的沉默就是答案,但是她不想再退縮了。


        時隔三年,江戀再次說出了那句話:“陳知言,我喜歡你?!?/p>


        陳知言皺起眉:“這種玩笑,不要再開?!?/p>


        說完,就要解開安全帶下車。


        江戀卻拽住了他的手腕:“為什么?你拒絕我,到底是因為不喜歡我,還是因為你不敢正視我的感情?”


        四目相對,陳知言臉色冷了下來。


        “江戀,你非要我把話說的那么難聽嗎?”


        不等江戀再開口,他扯開她的手,直接下了車。


        整輛車都被他關車門的那一聲甩得發顫。


        江戀如墜冰窖,四肢百骸都在發僵。


        陳知言的答案很明了。


        他不喜歡她。


        江戀望著他的背影,很久才垂眸將眼底的熱意壓下。


        陳家老宅餐廳里。


        所有人都坐在餐桌前,一片歡聲笑語。


        陳母瞧見江戀進來,忙招呼她坐在身旁。


        她握著江戀的手,笑容溫柔:“淺淺都要結婚了,戀戀什么時候找個男朋友???”


        江戀下意識看向陳知言,卻見他面無表情,仿佛剛才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收回目光,她放在桌下的手緩緩收緊:“沒有喜歡的,也不想將就?!?/p>


        “你這孩子呀?!标惸讣葻o奈又寵溺地捏了捏江戀的手,“還是要多認識些人,說不定就遇上了?!?/p>


        不會再有更喜歡的了。


        江戀在心底回答,卻沒有說出口。


        這時,一道女聲突然傳來。


        “伯母,來嘗嘗我的手藝,您可得給我點意見啊?!?/p>


        聽見這個聲音,江戀渾身一震。


        她難以置信地轉頭看去,就見秦音正端著一盤菜走過來。


        為什么她也在這里?!


        陳母笑了笑:“我能提什么意見,你做的肯定好吃?!?/p>


        說著,陳母拍了下陳知言的胳膊:“知言,還不去幫忙?”


        “不用不用?!鼻匾魧⒉朔旁谧郎?,轉而在陳知言的身邊坐了下來。


        她夾了一塊放在陳知言碗中:“知言,你也嘗嘗?!?/p>


        這一幕落在江戀的眼中,是那么的刺眼。


        她覺得自己的血液都冷透了。


        江戀多么希望陳知言能像拒絕自己那樣,拒絕秦音。


        可是他沒有。


        陳母看著兩人,嘴邊笑意更深:“小音這么好的孩子現在不多見了,知言,你可得好好珍惜,知道嗎?”


        陳知言沒應聲,倒是秦音羞紅了臉。


        “伯母,您別打趣我們了?!?/p>


        江戀的心里好像有千百根針在扎一樣。


        她忙別開眼不敢再看,可深吸了好幾口氣,都沒能緩解那疼。


        這一頓飯,江戀吃的食不知味。


        吃完時已經很晚,陳淺淺挽著江戀:“這么晚了,你一個人回去也不安全,就留下來住吧?!?/p>


        江戀剛想拒絕,陳母卻點了頭:“好啊,我現在就讓人收拾間客房出來。小音也住下來吧?!?/p>


        秦音笑容明艷:“我都聽伯母的?!?/p>


        陳母盛情難卻,江戀只能答應下來。


        和陳淺淺聊了會兒天后,兩人各自回房間。


        路過大廳時,江戀無意間向窗外瞥了眼,腳步頓時停住。


        那站在院子里的兩個人,是陳知言和秦音!


        這么晚了,他們在聊什么?


        江戀輕手輕腳地挪到了門邊,屏住呼吸探頭去看。


        只見,陳知言朝秦音伸出了手。


        不過一眼,江戀如墜深淵。


        他手里,赫然是一枚鉆戒!



        第五章 不想你難過

        夜風撲面而來,帶著能讓人窒息的悶熱。


        江戀眼睛被那枚鉆戒刺得發痛。


        她再看不下去,忙收回視線,躲在門后。


        背脊靠著墻壁的冷,卻抵不過心里的萬分之一。


        江戀深吸了好幾口氣。


        陳知言為什么給秦音鉆戒?他在向她求婚嗎?


        江戀不敢深想,抬步便要逃離。


        慌忙之中,她腳下踉蹌,不小心撞到了花架。


        刺耳的一聲,打破了黑夜的寂靜。


        陳知言和秦音抬眼望來,只瞧見江戀的身影從窗口一閃而過。


        秦音笑了笑,將鉆戒緩緩戴在手指上。


        “知言,謝謝你幫我找到戒指?!?/p>


        “沒有下次?!?/p>


        陳知言面色冷淡,眼睛卻還看著剛才江戀離開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此刻,江戀回到房間,整個人順著門板癱坐在地。


        她雙眼黯淡,沒有一點光彩。


        陳知言拒絕她,是因為不喜歡她。


        現在,他和秦音已經準備結婚了……


        此刻江戀恍然,原來這場感情從一開始,就注定會輸。


        突然,房門被敲響。


        江戀身子一顫,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應聲。


        緊接著門外傳來陳淺淺的聲音:“戀戀,是我。剛才我聽到聲音,發生什么了?”


        江戀鼻尖頓時有些發酸,她起身打開門。


        看到她有些紅的雙眼,陳淺淺更擔憂:“怎么了?”


        江戀喉間發澀:“我看到……他給了秦音一枚戒指?!?/p>


        “什么?”陳淺淺驚呼出聲。


        沉默了一會兒,她嘆了口氣:“戀戀,其實小叔一直都有一個喜歡的人,只是我不知道是誰?!?/p>


        江戀垂在身側的手止不住發抖:“你為什么從來沒告訴過我?”


        陳淺淺抿了抿唇:“因為我不想你難過?!?/p>


        聽著她的回答,江戀再也忍不住。


        積攢了幾年的情緒一瞬崩潰,她埋首在陳淺淺肩上,眼淚如決堤一般。


        陳淺淺心疼不已:“對不起?!?/p>


        可除了道歉,她什么都做不了。


        哭了很久,江戀才止住眼淚。


        她紅著眼看向陳淺淺:“我想喝酒?!?/p>


        深夜,酒吧,燈紅酒綠。


        濃烈的酒一杯接著一杯灌進胃里。


        江戀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像在燒一樣。


        很疼。


        可是她竟分不清,到底是心在疼,還是胃在疼。


        陳淺淺坐在她身邊,知道勸不了,只能默默陪著她發泄。


        喝到后面,江戀趴在桌子上,打開手機。


        屏幕白光刺得她眼睛微瞇。


        她打開微信和陳知言的聊天框,看著曾經兩人的聊天記錄。


        越看,心便多沉下去一分。


        看到最后,江戀手指摩挲著那個“好”字,流下了一滴淚。


        她深吸了口氣,微顫的手沒有任何猶豫,點下了刪除鍵!


        然后將手機丟到一邊,再次拿起了酒杯:“什么愛情,什么男人,我統統都不要了!”


        話落,仰頭一飲而盡。


        另一邊,回到房間的陳知言始終沒能睡著。


        他的眼前總浮現出江戀逃走的那一幕。


        輾轉反側許久,陳知言還是拿起了手機。


        看著三年沒有發過一條消息的對話框,他頓了頓,還是打了一行字發送出去。


        “睡了嗎,聊聊?!?/p>


        然而剛發出去,消息框前就出現了一個紅色感嘆號。


        陳知言愣住。


        江戀把他刪了?


        他皺起眉頭,正準備打去電話。


        手機卻先一步響起。


        江戀滿是醉意的聲音伴隨著嘈雜的音樂聲從聽筒里傳來。


        “陳知言,我們以后……都不要再見面了?!?/p>



        第六章 我想結婚

        陳知言趕到酒吧時,江戀已經安靜地睡在了沙發上。


        眼下是不能帶著她回陳家老宅了。


        他彎腰將江戀打橫抱起,看向陳淺淺:“你先回家,明早就說我先送她去工作室了?!?/p>


        陳淺淺點頭,乖乖應下。


        但陳知言還是面色微冷地斥了一句:“以后不準這么胡鬧了?!?/p>


        說完,他徑直轉身往外走去。


        陳淺淺看著兩人的背影,無聲地嘆了口氣。


        車上。


        陳知言把江戀輕放在副駕駛上,正打算拿下她環著他脖子的手,卻見她緩緩睜開了眼。


        江戀雙眼迷蒙,眼前的面容模糊,怎么都看不清。


        “你是誰?干嘛抱著我?”


        陳知言有些無奈地看著喝醉的她:“我是陳知言,松手坐好?!?/p>


        話落,江戀還真的松開了手。


        但下一秒,她就狠狠地推了一把陳知言:“少胡說八道了,你才不是陳知言!”


        “陳知言……他根本就不會抱我!”


        陳知言剛穩住身子,聞言一怔。


        但他最終還是什么都沒說,關上車門回到駕駛室,啟動了車子。


        一路上,江戀沒再鬧脾氣。


        不知道她住在幾樓,陳知言只能將人帶回了自己的別墅。


        但等到了地方,江戀死活不肯讓陳知言碰她一下,踉踉蹌蹌地自己走進客房,面朝下就倒在了床上。


        一路跟在后面的陳知言揉了揉眉心:“江戀,你好好躺著?!?/p>


        不料,江戀不但沒動,還哭了起來。


        “你為什么兇我?陳知言兇我,你也兇我!我做錯什么了?”


        “我不過就是喜歡一個人,想和他在一起而已!”


        陳知言第一次見這樣的江戀。


        一時間,他不知道該說什么。


        半晌,陳知言放緩了語氣:“他怎么兇你了?”


        江戀聲音發悶:“在車上他兇我,說我什么都不懂??晌易约旱母星?,我不懂誰懂?”


        陳知言嘆了口氣,伸手將她的身體擺正:“你還小?!?/p>


        江戀掙脫他的手:“我不??!我和淺淺一樣大,她都要結婚了?!?/p>


        “我也想……結婚啊,我婚紗都準備好了……”


        話音漸漸落下,江戀閉上雙眼,睡了過去。


        她的呼吸聲分明很輕,可陳知言卻聽的一清二楚。


        他垂眸,伸手將被子給她蓋好。


        借著窗外皎潔的月光,陳知言靜默地看了江戀許久,才放輕腳步走出房間。


        他沒有回臥室,而是站在客廳的陽臺上,倚著欄桿抽了支煙。


        火星在悶熱的晚風中忽明忽暗,照出陳知言眼底的復雜情緒。


        整夜倏忽而過。


        第二天,江戀是疼醒的。


        因為宿醉,她頭疼得像是被針扎一樣。


        江戀捂著頭緩了很久,才清醒過來。


        昨晚的記憶,也一點點地涌進腦海。


        她猛地睜開眼,果然看見屋內陌生的裝潢。


        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房門被推開。


        陳知言端著碗粥,看見她醒來微微一怔:“醒了?!?/p>


        而后將碗擱在床頭:“粥養胃,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了?!?/p>


        明明昨晚發生了那么多事,為什么他還能像是什么都沒發生過?


        江戀慢慢攥緊了手:“不麻煩小叔了,我現在就走?!?/p>


        說著,她掀開被子就下床往外走。


        陳知言卻抓住了她手腕:“等等?!?/p>


        江戀用力一掙,卻沒能掙脫他的束縛。


        她沒有回頭,喉嚨微動:“小叔還有什么事?”


        陳知言聽著她冷淡的語氣,抿了抿唇:“為什么刪掉我?”



        第七章 自欺欺人

        話落,空氣寂靜地只能聽見兩人的呼吸聲。


        江戀聲音微?。骸氨3志嚯x,這不是小叔想要的嗎?”


        陳知言目光一暗,瞧不清其中真意。


        他松開手,越過江戀往外走:“這里不好打車,我送你回家?!?/p>


        江戀想拒絕,可想到陳知言不容置否的性子,還是答應了下來。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交流。


        回到家后,江戀洗過澡換了身衣服,前往工作室。


        一進門,抬眼便看見了櫥窗里的那套婚紗。


        江戀的心底有些發澀。


        助理走過來喊了她一聲:“戀姐,上午有人打電話過來要定制婚紗,我把她安排到下午了?!?/p>


        江戀回過神,應了聲:“好,我知道了?!?/p>


        一晃眼,日頭偏西。


        工作室門上的風鈴發出清脆的聲音。


        江戀從設計臺前直起身子:“您好……”


        在看清來人時,剩下的話都堵在了嗓子眼里。


        秦音站定在她身前笑了笑:“江小姐,又見面了?!?/p>


        江戀微斂神色:“秦小姐怎么來了?”


        “你助理沒告訴你嗎?”秦音故作驚訝,“我要定制婚紗?!?/p>


        今天的顧客竟然是她!


        江戀心口猛地一疼。


        她手指攥緊桌沿,用了很大的力氣才沒失態:“你……要結婚了?”


        秦音嘴邊笑意加深:“是啊,秦家和陳家已經在確定我和知言的婚事了,江小姐,你叫知言一聲小叔,到時候婚禮你可一定要來啊?!?/p>


        江戀覺得自己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光了。


        秦音看著她的唇色一點點變白,眼底劃過一抹得意。


        趁著江戀去里間拿卷尺的功夫,秦音給陳知言發了條消息。


        “你真的不陪我?”


        陳知言很快回復:“這樁婚事我不會同意?!?/p>


        秦音眼神一冷:“我在江戀這里?!?/p>


        陳知言這次回復的更快:“秦音,你想干什么?”


        秦音卻沒再回。


        她關了手機,往沙發上一丟,重新笑起來看向走近的江戀:“江小姐,麻煩你了?!?/p>


        江戀抿緊唇,心口像是有一團火在燒。


        把她對這段感情最后的堅持都燒光了。


        沉默間。


        江戀剛給秦音測量完身體圍度,一道身影從門外疾步走進來。


        只見陳知言徑直走向秦音,語氣淡淡:“跟我出來?!?/p>


        說完,也不等秦音回答,就先一步出了工作室。


        從始至終,沒看江戀一眼。


        秦音則是朝江戀歉意一笑:“不好意思,知言就是這個性格?!?/p>


        而后緊跟著離開。


        風鈴重新歸于寂靜。


        江戀終于堅持不住,脫力跌坐在沙發上,眼眶漸漸泛紅。


        另一邊,車上。


        陳知言擰著眉看向秦音:“我說的很清楚,我和你不可能?!?/p>


        此時的秦音臉上早沒了笑容:“是因為江戀吧?!?/p>


        陳知言眉心更緊:“你胡說什么?她是淺淺的朋友,是小輩?!?/p>


        “小輩?”秦音冷嗤,“她看你的眼神,可不像是小輩看長輩的眼神?!?/p>


        “夠了?!标愔詮氐讻]了耐心,“秦音,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可能答應結婚?!?/p>


        秦音扯了扯嘴角,看上去像是自嘲:“陳知言,你真以為你能騙得了所有人嗎?就算你能,但你能騙過自己嗎?”


        “你敢說,你對江戀,就單純只是長輩對小輩的感情嗎?!”

        全文已完結

        ddbook123

        本站只為傳播信息,不對所發布的內容本身負責。如有版權及其它問題,請聯系站長處理。
        2021国产三级片视频|伊人网综合91free|日本一道黄色网站|98.无码在线观看不卡

          <tr id="ufcfh"><sup id="ufcfh"></sup></tr>
        1. <strike id="ufcfh"></strike>
          1. <big id="ufcfh"><nobr id="ufcfh"><track id="ufcfh"></track></nob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