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ufcfh"><sup id="ufcfh"></sup></tr>
  1. <strike id="ufcfh"></strike>
    1. <big id="ufcfh"><nobr id="ufcfh"><track id="ufcfh"></track></nobr></big>
      1. 嫁給植物人反派后,炮灰靠算命洗白?顧戎?沈月依?司宸

        玄門+穿書+系統+讀心術+雙潔高甜

        她不僅穿到這本三觀不正的書里面來了,還又丑又作,關鍵是連自保的靈力都沒有了。還非常的短命!這要怎么玩?顧戎正要起來,卻聽到一聲:“biubiu小泡我來了?!?/p>

        顧戎左右看了看:“誰在說話?”“是我啊,我是超級無敵最萌最可愛最有實力的系統小泡?!薄澳悄闼臀一厝??!薄班拧阋呀洷惶炖着闪嘶?,宿主真的要回去當肥料?”



        精彩試讀


        1 第1章


        “顧戎,你還想我繼續給你媽治病的錢,就趕緊給我滾去司家?!?/p>


        聽到電話里顧父的怒斥聲,顧戎把手機隨手一扔。


        抱著馬桶把肚子里能吐的全都吐出來了,已經三天了,她還是受不了自己的丑。


        剛才不小心照了一下鏡子,又吐了。


        想她一代玄門大佬,居然被一道天雷擊中。


        穿到了一本剛剛在網絡上走紅的新書里,淪為一個160斤的大胖子。


        還是最惡毒,最作,還死得極為凄慘的女配!


        按照書里面的劇情,她是顧父的私生女,被帶回顧家后就對男主林佑其一見鐘情。


        但是女主顧靈兒和林佑其情比金堅,就算惡毒女配再怎么使計,都沒能動搖他們的愛情半分。


        反而讓林佑其對她厭惡至極。


        顧家看到顧戎來了之后,弄得家里雞飛狗跳,就決定把她嫁給司宸。


        要說到司家,現在是富可敵國的大家族,但是司宸剛剛出車禍,成了植物人。


        而三個月后,司家破產,司父坐牢,司母瘋了,后來還被幾個人渣給輪了,然后自殺。


        后面估計是為了制造一個反派出來,司宸莫名其妙的又醒了,把所有害了司家的人都殺光了,淪為全文最大的反派。


        而她?。?!


        被司宸砍了幾十刀,剁成肉泥喂了狗?。。?!


        大結局。


        顧戎用力的拍了拍馬桶,尼瑪,手好痛!不是做夢!


        她不僅穿到這本三觀不正的書里面來了,還又丑又作,關鍵是連自保的靈力都沒有了。


        還非常的短命!


        這要怎么玩?


        顧戎正要起來,卻聽到一聲:“biubiu小泡我來了?!?/p>


        顧戎左右看了看:“誰在說話?”


        “是我啊,我是超級無敵最萌最可愛最有實力的系統小泡?!?/p>


        “那你送我回去?!?/p>


        “嗯……你已經被天雷劈成了灰,宿主真的要回去當肥料?”


        “我在這里也只能活三個月,我要承受每天被自己丑哭的痛苦,還是回去當肥料好了?!鳖櫲重摎獾恼f道。


        “這個……小泡能力不足?!?/p>


        顧戎撇嘴:“那你能不能幫我改變一下這本書的結局?”


        “嗯,小泡做不到?!?/p>


        “呵,說好的最有實力呢?”


        “宿主的主要任務就是靠自己的能力改變這本書的結局,阻止大佬黑化?!?/p>


        “我除了丑,一無所有!”


        “可是宿主可以通過完成小泡給你發布的任務,獲取精力值,精力值可以換取宿主你想要的一切東西?!?/p>


        “包括我原來的膚白貌美大長腿,玄門滿級大佬的靈力?”


        “當然!小泡從不撒謊!”


        “呵……”顧戎冷笑的同時,也松了一口氣,幸好還有原書上沒有的轉機。


        “如果宿主同意,那我們需要進行一次綁定,如果宿主中途反悔,就會馬上死。如果任務失敗,宿主也會馬上死。等到宿主的靈力值滿級,我們就會自動解綁?!?/p>


        她根本就沒有選擇!


        “成交!”


        “宿主的第一個任務,嫁進司家??色@得精力值500?!?/p>


        這么多?500?


        “馬上嫁!”


        顧戎飛快的打開門,身形矯健的下樓,直接上了司家的車,司機只感覺車屁股用力的往下墜了一下。


        他只是從后視鏡里看了一眼顧戎,看樣子是強忍了一下,但是實在沒忍住,打開窗戶開始吐了起來。


        顧戎的自尊心受到了劇烈的創傷,但是她理解。


        司機不敢再看后視鏡,直接開車往司家去了。


        顧戎下車后,沈月依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愣了一下,輕聲說道:“你就是小戎吧?”


        她居然沒吐,這定力可真行!


        “是的,阿姨好?!?/p>


        沈月依伸手抱著她,輕聲說道:“好孩子,對不起,是我們司家對不起你,讓你受委屈了?!?/p>


        他們已經想盡了一切辦法,都沒能治好司宸,最后無計可施之下,找到一位大師。


        這位大師給了他們顧戎的生辰八字,說是只要讓顧戎嫁給司宸,可能還有一線生機。


        她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才會讓人去顧家提親,沒想到,僅僅一天的時間,顧戎就來了。


        不管怎么樣,顧戎也是一個剛剛二十歲的小姑娘,沈月依心里總是有些內疚。


        呵……


        這誰對不起誰還不一定呢。


        如果讓司家少爺看到她這副尊容,估計情愿直接死亡。


        司機跟在顧戎的身后,少爺在他的心里就是神一樣的存在,就算現在昏迷不醒,也是神,顧戎這副尊容,根本就不配嫁進司家。


        顧戎感覺到沈月依是真心的覺得對不起她,伸手在她的后背上輕輕的拍了拍:“阿姨,我沒事的?!?/p>


        司機冷哼,你當然沒事,從一個私生女變成了司家少夫人,能有什么事?


        沈月依拉著顧戎進去,這才發現顧戎居然沒有一件行李。


        顧家愿意把女兒嫁過來,看來顧戎在顧家根本就沒有什么地位。


        沈月依心里對顧戎更加心疼了,轉頭去吩咐傭人找人給顧戎置辦一些日用品和衣服。


        “謝謝阿姨?!?/p>


        顧戎的聲音軟軟糯糯,跟她現在的魁梧身材嚴重不符。


        顧戎轉頭看著司機說道:“司機叔叔,你的廷尉發紅,命宮顯弱,明天你去青河路辦事的時候,記得千萬不要走臨江路哦?!?/p>


        然后頭也不回的跟著沈月依進去了。


        司機這才反應過來,她怎么知道他明天要去青河路?


        女兒明天第一天上學,他已經給夫人請過假了,但是這件事,顧戎怎么可能會知道?


        顧戎一進去,就感覺到客廳里盤桓著濃濃的陰氣,可是她現在靈力值為零,根本就看不出來什么。


        沈月依對著樓上喊了一聲:“伯勝,戎戎來了?!?/p>


        司伯勝很快就從樓上下來了,他在看到顧戎的時候,反應比沈月依要大得多,眼珠子明顯在地震。


        “叔叔好?!?/p>


        司伯勝在沈月依不悅的眼神下,恢復了理智:“還叫叔叔?”


        顧戎抿唇一笑,五官就直接擠成了一堆肉,眼睛都不見了:“爸爸好,媽媽好?!?/p>


        “好了,戎戎,媽媽先帶你去……看看司宸?!?/p>


        “好?!?/p>


        沈月依見顧戎聽話乖巧,對她更加喜歡了。


        2 第2章


        “biubiu宿主成功的完成了第一個任務,獲得精力值500?!?/p>


        顧戎已經開始在心里默算起來,應該先換回自己的膚白貌美大長腿,免得每天都要被自己丑吐一次。


        正在這時,沈月依停下腳步,推開門走了進去:“戎戎,這就是司宸?!?/p>


        顧戎在看到司宸的時候,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因為繼妹的小說里對于司宸外貌的描述只是寥寥幾筆,所以她對司宸的長相完全沒有想象力。


        只見躺在床上的男人五官精致,睫毛長而濃密,像是個睡著了的王子。


        看他的面相,不像是個短命的,更像是中了邪。


        “一個星期后,司宸就會進行手術,醫生說了,成功的機率不大,治好了也有可能終生癱瘓。


        而如果失敗了,就和會現在一樣……”


        沈月依一邊說,一邊不斷的抹淚。


        她就司宸這么一個兒子,雖然明知道在這個時候給兒子娶妻,對人家姑娘不公平,可她還是想試一試。


        這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顧戎看得出來沈月依對她的內疚,她轉頭看著沈月依:“司宸的面相不是個短命相,會有轉機的?!?/p>


        只是可惜,就算她看出問題,現在沒有靈力,什么都做不了。


        沈月依只當顧戎在安慰她,也沒有多想,把顧戎帶到她的房間。


        “戎戎,從今以后,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想要什么都跟媽媽說,別讓自己委屈。如果……我是說萬一,司宸沒有福氣,你隨時都可以走?!?/p>


        顧戎環顧了一下司宸的房間:“媽媽,司宸的房間應該有人教你們怎么擺過這些風水陣的吧?”


        “戎戎還知道這個?”沈月依驚訝的看著她,“確實是有大師指點過,司宸住在這里,才不會被病邪入侵?!?/p>


        顧戎轉頭,看著沈月依甜甜一笑,聲音軟糯的說道:“我只是猜的?!?/p>


        這里的風水陣法是個有一定難度的聚邪陣,如果是以前,她閉著眼睛都能弄好,可是現在,她對付不了。


        “好了,戎戎,媽媽帶你去看看你的房間,你看看還缺什么就跟媽媽說?!?/p>


        “嗯,好?!?/p>


        ……


        第二天早上。


        “biubiu最萌的小泡來了,恭喜宿主救了司機一命,獲得精力值500?!?/p>


        “……”什么情況?顧戎一頭霧水。


        “你是說,我昨天給司機叔叔的建議,他聽了,而且,也躲過了一劫,所以我就得到了500精力值?”


        “沒錯,就是這樣?!?/p>


        “那你怎么不早告訴我?雖然我現在沒有靈力了,但是替人看面相還是可以的啊,一次500,那我不是發大財了?”


        “宿主并沒有問我呀?!?/p>


        顧戎氣得磨牙!


        “算了,那我用這一千精力值跟你換我的膚白貌美大長腿?!?/p>


        “宿主,每十分靈力值需要用五千精力值來換,你之前說的靈力值滿級,需要一百分。至于宿主說的膚白貌美大長腿,需要花費靈力值三十分?!?/p>


        顧戎:“……”


        罵一萬句草泥馬,都不足以平息她現在的怒氣。


        “當然,宿主隨時都可以后悔,小泡很好說話噠!”


        顧戎:“……”


        “對了宿主,如果宿主利用給人看面相,讓人可以逢兇化吉的同時,還能賺到錢,是可以額外增加兩百分的精力值的?!?/p>


        “行,成交!”


        顧戎現在就只剩下一條路可走,賺錢!


        堂堂玄學滿級大佬,現在居然要靠賺錢續命!


        她現在剩下的本事只有替人看面相,卻不能趨吉避兇,因為化符是因為靈力的。


        如果她說的話,對方不相信,照樣往坑里跳,還不算是完成任務。


        正在這時,顧戎聽到樓下傳來一陣嘈雜聲,看來,來的人還不少。


        “哥,你是不是糊涂了,司宸現在已經這個樣子了,你還給他娶個老婆,還是那么一個又丑又傻的私生女。


        你以為她真的是好心來替司宸沖喜的?她根本就是奔著司家的錢來的?!?/p>


        沈月依著急的往樓上看了一眼,壓低聲音說道:“清悅,你小點聲,這事讓戎戎知道會難過的?!?/p>


        顧戎心里一暖,其實她早就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不過,她從這件事里面也發現了,司家找的這位大師,應該是有點本事的。


        知道她是司宸唯一的救星。


        但他算漏了一樣,都不知道司宸能不能等到她攢夠靈力值的那一天。


        “她會難過?”司清悅的聲音提高了幾個度,“她現在睡著了都會笑醒的!司家的兒媳婦,千億身家,就算司宸馬上死了,她都不會流半滴眼淚,只會著急的分財產?!?/p>


        “住口!”司伯勝冷冷的喝斥一聲,“從現在開始,顧戎就是我司伯勝的兒媳婦,在我司家,沒有人能說她半句不是!”


        顧戎心里一暖,這也難怪在司家出事之后,司宸會變成書里最大的反派,是因為這個家的人都好好。


        司家的人正在下面吵個不停,突然一陣沉悶的腳步聲從樓梯上重重的傳來。


        剛才還吵個不停的司家人,在看到顧戎本尊的長相時,全都愣住了。


        這特么,還算是個人嗎?


        全身的脂肪分布均勻,連臉都和身上的脂肪一樣多。


        五官被脂肪擠在一起,成功的移了位。


        顧戎走到沈月依的身邊,對著眾人微一頷首:“大家好,我叫顧戎?!?/p>


        司清悅因為激動聲音都變了調:“大哥,我看你真的是糊涂了,司宸就算活過來,只怕也想死?!?/p>


        顧戎臉色一變,這人還真的是神了,居然跟她想的一模一樣。


        司清悅冷冷的看著顧戎:“沖喜就沖喜,結什么婚?誰都知道她不過就是顧其森的私生女,他倒是聰明,一舉兩得了?!?/p>


        沈月依誤會了顧戎的心思,以為她是被司清悅說的話傷害到了,立刻出聲維護:“戎戎是我們的兒媳婦,這是不可改變的事實,司宸知道后,也一定不會反對的。


        還有,我們顧家的家事,還輪不到你們來多嘴?!?/p>


        顧戎看著沈月依不斷起伏的胸口,向來溫婉的她,平時根本就不會發火,她是真心的在維護她。


        顧戎抬頭看著司清悅等人,書中對于司家破產的細節并沒有過多的描述。


        只是一語帶過,司伯勝為人心軟,又輕信了家人,最后落得破產的下場。


        家人?


        就是眼前這些人?


        說不定,司宸車禍后昏迷不醒,也和這里面的某個人有關。


        她早就已經知道司家是個大家族,現在偌大的客廳里人頭濟濟,親眼看到這么大的場面還是有些被驚到了。


        每個人都冷冷的看著她,恨不得將她當場抽筋剔骨,好像她已經瓜分了他們的財產一樣。


        如果這里這些人都找她算命,她很快就能存夠靈力值整容了。


        但是要讓人相信,得先附送他們一點甜頭才行。


        顧戎看著司清悅:“你兒子應該很快就會出事,犯官非,手上有人命,這輩子應該出不來了?!?/p>


        “你這個丑八怪,居然敢咒我兒子,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3 第3章


        司家的保鏢立刻擋在顧戎的面前。


        顧戎淡淡的說道:“是或不是,一天之內就能見分曉?!?/p>


        顧戎轉頭看著另外一個男人:“她的兒子也是一樣,手上也有人命。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如果不出意外,應該也是一天之內?!?/p>


        “你這個丑八怪再敢胡說,信不信老子……”


        “我倒要看看,誰敢碰我兒媳婦!”司伯勝冷冷的看著眾人。


        顧戎絲毫沒有覺得自己哪里沒有做對:“至于其他人,想要找我算命的,我要收費噠?!?/p>


        司伯勝和沈月依自然沒有把顧戎說的話當真,只當她是在替自己出氣,司伯勝讓保鏢把司家的人全都趕走之后,這才歉意的看著顧戎:“戎戎,讓你受委屈了?!?/p>


        “沒事沒事,他們說我丑我認了,可是我說的話,他們好像都不相信?!?/p>


        正在這時,司機老王臉色慘白的跑了進來:“少夫人,對不起,是我狗眼看人低,有眼不識泰山,多救少夫人救了我一命?!?/p>


        沈月依不解的問道:“老王,你這是怎么了?”


        “多虧了少夫人的提醒。我今天本來要去我女兒的學校,學校是在青河路,去青河路必經臨江路。


        昨天少夫人提醒過我,千萬不要走臨江路的,可是我當時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今天鬼使神差的,我繞了遠路。結果,臨江路發生了車禍,七車相撞,死亡無數。


        而發生車禍的時間,如果按我當時去的時間,我如果走臨江路,會剛好遇到這起車禍。


        少夫人,你救了我的命,我一定會報答你的?!?/p>


        顧戎開心的咧嘴直笑:“不用報答,你沒事就好?!?/p>


        沈月依仍然只當顧戎只是湊巧說對了,因為這個孩子的底細他們早就已經查過的。


        但是看著她笑得這么開心的樣子,像是絲毫沒有被司家的人影響到,更覺得他們的選擇沒有錯。


        其實細看,顧戎皮膚白皙細膩,不笑的時候還能看到清澈透亮的眼睛,還是很可愛的。


        一天后的早上,顧戎被傭人的敲門聲叫醒:“少夫人,老爺叫你下去一趟?!?/p>


        顧戎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真是人胖瞌睡香,她從來都沒有發現床對她居然有這么大的吸引力。


        一粘上,就不想動。


        下樓后,司伯勝激動的看著顧戎:“戎戎,你給爸爸說說,你是怎么知道志成……就是清悅他們的兒子會出事的?”


        如果說老王的事情只是一個巧合,那這件事要怎么解釋?


        “就是……”顧戎猶豫了一下,如果說她是看出來的,他們會不會相信???


        沈月依輕笑著說道:“戎戎如果不想說就不要說了,反正這件事發生之后,我們應該有很長一段時間可以清靜了?!?/p>


        “這倒也是?!彼静畡贌o奈的搖了搖頭,他是家中老大,平時就是對這些弟妹太過驕縱,才會讓他們越來越無法無天。


        更多的心思都只花在勾心斗角上,對自己的孩子又過份的縱容,他不是沒有提醒過,可是沒有人在意這些,出事確實只是早晚。


        “戎戎,今天天氣很好,不如陪媽媽去逛逛街,也給你再買些衣服回來好不好?”


        “不用了不用了,上次你給我買的衣服好多都還是新的,而且,就我這身材,穿那些名牌都是浪費?!?/p>


        沈月依發現顧戎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完全沒有半點自卑的樣子,只是有點嫌棄……


        她忍不住笑了,這丫頭,連自己都嫌棄。


        司伯勝看著沈月依,自從司宸出事之后,他已經好久都沒有見她笑過了。


        顧戎才剛剛進門兩天,她就已經笑過很多次了。


        司伯勝越看顧戎越覺得順眼,他時間差不多了,從包里拿出一張卡交給顧戎:“戎戎,這張卡你先拿著,想買什么就盡管買,別替爸爸省?!?/p>


        顧戎也沒有推辭,她現在身上一分錢都沒有。


        司伯勝還要去公司,就先走了。


        “媽媽?!?/p>


        沈月依轉頭看著顧戎:“怎么了,戎戎?”


        “就是,我對海市不怎么熟,不知道哪里有擺攤算命的?”


        沈月依愣了一下:“戎戎想算命?”


        “不是,我就是突然想去看看?!?/p>


        沈月依不禁笑出聲來,想著可能顧戎喜歡的東西和尋常的女孩子不一樣,便細心的說道:“現在擺攤算命的人不多了,很多相士在網絡上都很有名氣,就像……”


        沈月依趕緊住了口,差點說漏嘴。


        她就是在網上找到的肖天師,就是他給了她一個生辰八字,說這個人可以救司宸,所以他們才會找到顧戎。


        顧戎笑了笑,當作沒有發現沈月依的尷尬:“那好,一會兒我也去網上看看?!?/p>


        現在的玄門已經這么簡單化了嗎?還能夠直接在網上工作?她前世是清風觀的大師,所有人都是開著豪車走很遠的山路來求她算命的。


        “媽媽,我有點事情想出去一趟,可不可以請家里的司機送送我?我不熟路?!?/p>


        “媽媽陪你一起去吧,反正在家里也……”沈月依眼睛一紅,她很怕看到昏迷不醒的司宸。


        “好?!鳖櫲种苯油熘蛟乱赖母觳?,沈月依感覺顧戎的身子軟軟的暖暖的,立刻就被她逗笑了。


        半個小時后,沈月依看著這一帶全都是買香蠟紙錢的,有些不習慣:“戎戎,你來這里做什么?”


        “牌位?!?/p>


        這是他們的規矩,身為玄門中人,必須要侍奉祖師爺。


        她也想再順便看看這里有沒有朱砂什么的,她現在雖然還用不了,等靈力恢復了,總是有用的。


        他們一起走了好幾家,顧戎看中了一塊紅木,朱砂的質量也還算是湊和,又買了一些上等的黃紙,但是這些都和她以前在清風觀用的差太多了。


        “老板,這些一共多少錢?”


        “看你這么懂行,我收你個八折,就給兩萬三吧?!?/p>


        “一萬!”


        老板臉色一變:“你這小姑娘,怎么不去搶?砍價也不是你這樣的砍法吧?”


        “你剛才還說我懂行,一萬,要賣就賣?!?/p>


        沈月依拉著顧戎輕聲說道:“戎戎,就兩萬三而已,這些東西你如果真的喜歡,媽媽給你買?!?/p>


        “不行,爸爸賺錢也不容易,憑什么讓他白白坑了?沒關系的,我們再去別地看看?!?/p>


        兩萬多塊錢,在沈月依的眼中真的不算什么,可是顧戎的這句話,卻甜到她的心里去了。她明明看得出來,顧戎很喜歡這些東西。


        “誒,算了算了,今天算我倒霉,你要就拿去,一萬二,一分都不能少?!?/p>


        “成交?!?/p>

        本站只為傳播信息,不對所發布的內容本身負責。如有版權及其它問題,請聯系站長處理。
        2021国产三级片视频|伊人网综合91free|日本一道黄色网站|98.无码在线观看不卡

          <tr id="ufcfh"><sup id="ufcfh"></sup></tr>
        1. <strike id="ufcfh"></strike>
          1. <big id="ufcfh"><nobr id="ufcfh"><track id="ufcfh"></track></nob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