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ufcfh"><sup id="ufcfh"></sup></tr>
  1. <strike id="ufcfh"></strike>
    1. <big id="ufcfh"><nobr id="ufcfh"><track id="ufcfh"></track></nobr></big>
      1. 《居心不良》傅幼溪 宴懷瑾 偽叔侄 高糖 已完結 全文已有

        《居心不良》傅幼溪 宴懷瑾 偽叔侄 高糖 已完結 全文已有

        內容簡介


        精彩試讀


        第1章 別給我找事


        “女神傅幼溪領獎當晚跌下頒禮臺!”


        “傅家千金傅幼溪摔倒,是蓄謀已久還是意外?”


        “論女星博眼球的108種方式!”


        盯著快速上升的熱搜,女人黑著臉坐在沙發上,氣壓頓時低的厲害。


        “怎么會發生這種事,都已經要下臺了你是怎么摔倒的?”


        話落,婉姐連連打了幾個電話要求撤下熱搜,并聯系團隊立即公關。


        婉姐是圈內知名的第一王牌經紀人,傅幼溪這么有天賦一炮而紅的女演員,她混圈二十年也是頭一次遇到。


        今晚參加頒獎典禮的幾乎是大牌云集,圈內一線大咖和導演都在,還有許多富家金貴,可以說是集結了整個京都最有頭有臉的人。


        誰都沒想到,下臺的時候傅幼溪居然從側面跌了下去!


        可傅幼溪起身,朝著另一邊休息室走了過去,門被她利落的推了開。


        屋內幾個女人說說笑笑瞬間閉了嘴,齊刷刷的看著她。


        “這不是傅前輩么,您不好好休息怎么來我們這邊了?”李星然說著,捂嘴笑了出來,她穿著一件粉色的短裙,讓傅幼溪作嘔的厲害。


        李星然出道的晚,二十八的人了,還這么裝嫩,非要營銷少女路線。


        “這里是二線演員休息的地方,經不起您的貴腳,況且——”


        一句話還沒說完,傅幼溪抬手就是一巴掌,動作快準狠,完全沒留情面。


        “啪”的一聲響,整個休息室都怔住了,一些沒有背景的女星嚇得不輕,連忙退了出去,誰都不敢淌這趟渾水。


        “是你推的我?!?/p>


        傅幼溪說的淡然,她薄紅的唇角微挑:“當時我身邊只有你,李星然,你我之間就不用賣弄了,還是說,你要告訴我,是我自己摔下去的與你無關?”


        從她第一次從這女人手里搶走新晉獎的時候,李星然就一直視她為眼中釘,背后里不知道造謠了她多少次。


        不是說她跟了老男人就是說她勾引未成年男團。


        手里的資源都是跟導演睡來的。


        她堂堂傅家千金要這些還需要求人?


        不過是順風順水,老天追著賞飯罷了。


        傅幼溪眸色里卻露著恨意抓過李星然的手,把她推在了地上,聲音寒涼的猶如浸了水:“好玩么?”


        “你,你竟然敢推我?你算什么東西?”


        “我是什么東西?”傅幼溪走近,高跟鞋不偏不倚的踩在了她的手心上,狠狠的落了腳。


        女人撕心裂肺的吼叫響徹整個長廊,引得其他人連連朝這邊巡視著。


        婉姐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怔住了,手機順勢掉落,她站在門前遲遲挪不開腳看著屋內小女人的張揚。


        門外,一些記者聽到動靜陸陸續續趕了過來,婉姐嚇得渾身一個激靈反手就把門死死的關了起來,央求著:“溪溪,淡定,淡定,這事我們慢慢處理?!?/p>


        “慢?”女人笑的溫婉,卻讓人背后猛地一陣發毛:“可我不想等怎么辦?”


        完了,事鬧大的話,好好的一張巨星王牌可就砸在她手里了。


        婉姐深呼一口氣,告訴自己:冷靜!冷靜!


        “咚咚咚”


        門突然響了,極有規律,卻帶著不容抗拒的催促感。


        李星然像看到救星一般猛地掙脫開,哭哭啼啼的沖了過去,猛地開門霎那,倒吸一口涼氣。


        第2章 給個方案


        “傅幼溪,在里面么?”


        宴懷瑾沉著臉,開口吐息如蘭。


        “在?!崩钚侨唤Y巴了一下,盯著男人俊美如畫的容顏一不小心就出了神,回味過來的時候,男人就已經大步垮了進去。


        他看起來有些熟悉,可李星然一時半會也想不起是在哪里見過。


        “受傷了?”


        宴懷瑾今日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裝,有些正式。


        在休息室的燈光下,皮膚顯得更加冷白,他身姿筆挺的站在那,俊逸的眉頭緊緊的盯著女人,最后徹底寒了臉。


        他剛開完會拿到手機,就看到小姑娘摔下臺的熱搜,拿到定位直接趕了過來。


        傅幼溪的小腿紅腫一片,躲開男人的目光,答非所問,“真是冤家路窄?!?/p>


        她沒想過來的人會是宴懷瑾,距離上一次睡了這個名義上的小叔叔宴懷瑾,兩人接著不歡而散,已經過去半年了。


        腦海中快速閃過那晚一地的衣裙和滿室的旖旎,還有她嬌軟的聲音重復的喊著:“小叔叔?!?/p>


        該死!她的臉瞬間不爭氣的紅了……


        傅幼溪回神,迅速的繞過他把目光落在了正要逃的李星然身上。


        幾步上前,抬腿,猛地一踹又把門關了起來。


        “傅幼溪,你有完沒完!”


        “這就怕了?你推我的時候不是挺帶感?我活這么大還從沒想過會一摔成名擠上熱搜?!?/p>


        “那是你自己不小心!”李星然氣到撕心裂肺,吼完還有霎那的心虛,她瘋狂的搖晃著門鎖想要沖出去,可那門早就被傅幼溪鎖死了。


        “怎么回事?”


        主辦方收到消息就帶人趕了過來,負責人連連敲了幾次都沒人回應,只能聽見李星然的哭喊,沒辦法,只能派個彪形壯漢把門鎖踹了開。


        “轟”的一聲響。


        屋內,宴懷瑾端莊矜持的坐在沙發上,修長的手指撐著明朗堅毅的下巴。


        傅幼溪手心通紅,她不耐的甩甩手,一記厲色看向了門口站著的負責人。


        他渾身一陣發毛,又求救般的看了婉姐一眼。


        婉姐站在那,早就已經不敢說話了,她嘴角抽搐著,滿心想的都是明天的熱搜又會是什么模樣。


        微博會不會癱瘓?


        解決不了這個麻煩又怎么和公司還有傅家交代。


        她奮斗了半生的事業就要砸在這個小祖宗身上了,還有……


        婉姐看著宴懷瑾,倒吸一口涼氣。


        傅幼溪從沒告訴過自己,她還和宴家的人有交情。


        京都,宴家敢稱第二,沒人敢說第一,族譜依次往上,聽說還是皇族的人,當真是貴親,其家族涉及的產業光是新聞知曉的,不下于數十家。


        是一個跺跺腳,都能讓京都為之大變天的男人。


        所以這個男人是個令人望而生畏的存在,誰敢得罪呢?


        “宴,宴總,您怎么在這?”負責人笑的比哭還難看,恭恭敬敬的走了進來:“要不,您去辦公室坐?”


        “就在這?!?/p>


        宴懷瑾說的干凈利落,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雙腿交疊猶如王者讓人望而卻步。


        第3章 只能道歉


        李星然抓住機會,連忙朝著負責人撲了過來,跪在他的身邊哭的委屈:“您一定要為我做主啊,傅幼溪仗著自己比我火,就敢對我動手!”


        比起李星然,傅幼溪淡定了不少,她擺弄著小手,偷偷看了一眼男人的衣角,百無聊賴的坐在水晶桌子上,一雙小腳晃悠著,勾人心魄。


        休息室,靜的讓人膽寒,良久,還是宴懷瑾先開口。


        “撤資?!?/p>


        負責人的心臟幾乎跳到了嗓子眼兒,這可是他們領導親自上門求了又求才換來的與宴家合作。


        “您,您聽我解釋,這次是個意外,我們節目組一定會調查清楚。宴,宴總,您高抬貴手饒我一次吧,我,我當真是擔不起您的重怒啊?!?/p>


        他說著,就差跪下了。


        宴家資源一旦撤走,他這輩子就都別想在這個圈子里混了。


        “我家小姑娘受傷了?!?/p>


        “給你兩條路。一,我會撤走宴家的全部投資且永不合作,二,封殺?!?/p>


        最后二字,猶如刀鉆一樣,充斥在李星然耳朵里。


        這男人究竟是誰?


        為什么第一衛視的負責人都這么給他臉面?


        還要封殺自己?


        她捏著拳頭一把推開記者,尋了一個小角落哭哭啼啼的打了一個電話。


        “李哥,我在節目組被人欺負了,你來看看我好不好?”


        十分鐘后,一個西裝革履卻有些油膩的男人真的出現了。


        李家是京都新興之秀,主要是做海外生意的,剛來到這里就被李星然巴結了上。她小鳥依人的來到李哥身邊,哭的委屈。


        看著女人紅腫的臉,他當即就不愿意了。


        “什么人,這么猖狂,你帶我去見見,這事沒完!”


        直到看見宴懷瑾坐在那,李哥才完全怔了住,大氣不敢喘。


        “李哥,就是她,就是這個賤女人打我,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崩钚侨焕托乜诘囊骂I,哭的動容,一雙媚眼時不時的望著男人,可謂含情脈,令人惡心!


        傅幼溪不屑的白了一眼。


        “宴,宴總?!?/p>


        宴懷瑾壓根沒搭理他,而是心疼的看著女人的手:“打疼了?”


        “一點?!备涤紫褐X袋,倔強的不行。


        宴懷瑾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你聽見了?”這話,是對那位李哥說的。


        饒是他再蠢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立馬甩開了李星然的手,討好上前:“您別誤會,我不知道傅小姐是您的人?!?/p>


        眼見著來幫自己的男人,臨陣倒戈,李星然更是無助,心也跟著顫了起來。


        那男人,到底是誰!


        “李星然,給傅小姐認錯!”


        “李哥,我——”


        “如果你還想在這個圈子混,認錯!”


        該死的,別連累他才好。得罪了傅家,他們李家連夜就要掃地出門,滾出京都。


        “對不起!”李星然咬咬牙,心里根本不甘心。


        “跪下?!?/p>


        “嗯?”


        “我要你跪下認錯,怎么,拉不下臉么?”


        李星然眸子猩紅,她看了李哥一眼,見他真的不愿再幫自己才怯怯的哭了出來,一雙膝蓋抵在了地上,整個人的氣勢瞬間就軟了下去。


        第4章 知錯就改


        “是我錯了,對不起?!?/p>


        “這才是道歉該有的態度!”傅幼溪心里舒坦了,小腿一撩就要從桌子上跳下來。


        奈何摔傷的地方愈加紅腫,她心里倒是爽了,腳尖碰地的霎那就倒吸一口涼氣,整個人朝下摔了下來。


        宴懷瑾幾乎一刻都沒停,瞬間就大步上前,從腰間摟住了她帶進了自己懷里。


        鬧劇終于結束,男人將她帶了出來。


        黑色的邁巴赫靜靜的停在那,在路燈下顯得低沉穩重。


        “宴懷瑾,你要抱我多久?”


        “借機占我便宜?”


        “明天,熱搜又會多一條【宴總包養娛樂圈少女】”


        女孩在他懷里撲騰著,宴懷瑾眉頭微擰停了下來:“今晚的消息,一條也發不出去?!?/p>


        他出雙倍價錢把明天的熱搜全買了下來。


        高定的黑色皮鞋踏在地面上,踩下一個清晰的腳印。雪花偏僻打在二人身上,暮色下,他的眸色深不見底。


        不遠處的司機見狀,連忙撐著一把黑色的商務傘趕了過來,不偏不倚,完全擋在了傅幼溪身上。


        車內,暖氣開的充足。


        傅幼溪耷拉著腿,靠在車上嗓音慵懶又迷離:“送我去市中心的別墅區就行,婉姐會安排的?!?/p>


        “回家?!毖鐟谚穆曇舨蝗葙|疑,他輕輕抬起傅幼溪的腳,放進了自己懷里,將她往身邊帶了帶。


        “那是你家,不是我家?!边@兩個字,猶如傅幼溪心尖最大的抵觸:“我回去?您家里那位怎么辦?”


        宴懷瑾突然頓住聲音不急不緩。


        “記者都知道你受傷,醫院不適合修養,家里有醫生?!?/p>


        傅幼溪瞬間就有些毛躁了,她猛地抽回腳,沒給男人留絲毫的情面。


        “宴懷瑾,我受傷和你有關系么?您的心這么寬?家里有一個還能管到我這來?”


        話落,宴懷瑾瞬間一個大力把她拉近了自己懷里,四目相對。


        男人的眸里早已燃了火,似乎只要輕輕一碰就能悉數把她燃個干凈,卻生生克制了住。


        “聽話!”他說的極重,卻舍不得大聲。


        傅幼溪覺得好笑,她雙手交叉靠在車里,盯著宴懷瑾那張完美到放眼整個娛樂圈都能讓人心悅誠服的臉。


        要不是傅宴兩家是世交,再加上他長得帥,她連他是小叔叔都不想承認!


        想到這,她出口的話瞬間成了調侃。


        “你多大了?”


        “溪溪嫌我老了,是么?”


        前些日子,她可沒有消停半分,新拍的劇剛開播就和男主捆綁了CP,雖然說不是她的意思,但在宴懷瑾眼里,傅幼溪早已不是當初他看著長大的小姑娘了。


        敏銳的察覺到一絲微妙變化,傅幼溪抬手,玩繞起了宴懷瑾的領帶,像只小貓一樣慢慢靠近。


        抬首,目光皎潔的看著男人那雙深邃的眸子。


        “我的意思是,別忍著,你這個年紀,正是火氣大的時候?!?/p>


        “憋著,才容易老?!?/p>


        傅幼溪咬定了宴懷瑾舍不得動她,才敢這么肆無忌憚。


        自從那夜之后,只要見到宴懷瑾動怒,她就有一種痛快。

        本站只為傳播信息,不對所發布的內容本身負責。如有版權及其它問題,請聯系站長處理。
        2021国产三级片视频|伊人网综合91free|日本一道黄色网站|98.无码在线观看不卡

          <tr id="ufcfh"><sup id="ufcfh"></sup></tr>
        1. <strike id="ufcfh"></strike>
          1. <big id="ufcfh"><nobr id="ufcfh"><track id="ufcfh"></track></nob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