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ufcfh"><sup id="ufcfh"></sup></tr>
  1. <strike id="ufcfh"></strike>
    1. <big id="ufcfh"><nobr id="ufcfh"><track id="ufcfh"></track></nobr></big>
      1. (小說)雨夜情緣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文/老春(原創)

        1.

        “哎呀,要下雨了,咱們得趕緊往回走!”

        李虎抬頭看了眼頭上越來越厚的黑云,轉頭對李蒙和王曉琦說。

        “還真是,別被淋了,趕快往回走吧!”王曉琦抬頭看了看天,很是贊同地說。

        “那就往回走,快點兒的吧!”李蒙忙跟在他們倆的身后往山下走。

        “哎呀,太可惜了,眼瞅著就要爬到山頂了,這還來雨了你說!”

        “可不么!好不容易爬一次山,還遇著雨了!”

        “不用遺憾吶,等哪天天好了再來!”

        ……

        三個人一邊說著話,一邊急匆匆地往山下趕。

        走到半山腰的時候,雨點兒就噼里啪啦地掉落下來。三個人本想找棵大樹躲一躲,可互相一合計,下雨天躲大樹底下不安全,萬一打雷,那可就說不上咋回事兒了。

        沒地方躲,那就只能繼續往山下走。

        2.

        山腳下有一個村子,走到村口的時候,三個人的身上已經濕淋淋的不成樣子了,雨卻越下越大。

        “找個地方躲一躲吧,雨太大了,走不了了?!?/p>

        三個人互相看看,到村頭找了家院墻、房子都頗大的人家,躲到了那家的大門樓下避雨。

        “嚯,這大門樓可真夠氣派的!”李蒙上下左右地看看,不由地贊嘆道。

        “可不是么!看來是家大業大的人家啊,你看那房子建得不是更氣派!”李虎點點頭,回頭指了指院子里的房子說。

        “那可不,這是我老丈人家,能不氣派么!”王曉琦十分得意地夸贊道。

        “你可別吹了,還你老丈人!你認人家,人家可不一定認你!再說了,你知道人家有姑娘沒有啊,你就擱這兒亂說!”李蒙白了他一眼,很是不屑地說道。

        “就是,出門在外,可不能亂說,這要是被這家人知道了,那可跟你沒完!”李虎也頗為不滿地白了他一眼說。

        “嗨,就是說著玩兒的,你倆還當了真了!行,行,以后我不亂說了行了吧?”王曉琦一見他倆不高興了,也覺得自己這玩笑開得有點兒過火,趕緊為自己打圓場。

        李虎和李蒙一看王曉琦認了真,就轉移話題談其他的了。

        一陣風吹來,三個人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哎呦,這要是一直下可咋整???”李蒙忍不住擔心地說。

        “等會兒看看,下得小咱就走?!崩罨⒄f。

        “這天都快要黑了,還有二十多里路呢,要是就這么走回去,那非得感冒了不可?!蓖鯐早挠杏嗉碌卣f。

        李虎和李蒙點點頭,也不由地擔心起來。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3.

        “兩位到屋里避避雨吧,這大門口風大,別著了涼!”

        三人正彷徨間,一個老人打著傘出現在他們的身后。不用問都知道,這肯定是這家的主人。

        “大爺,那可太麻煩了!”李蒙趕緊笑著跟老人打招呼。

        “沒事兒,誰還沒個落難的時候?進來吧!”老人邊說邊帶著李蒙和李虎往院子里走。

        “大爺,我們一共三個人!”李虎站住身,指了指王曉琦對老人說。

        “哦,我們家可沒這么個嘴上沒把門兒的姑爺兒!”老人冷冷地看了王曉琦一眼說。

        “額——”三個人頓時尷尬起來,知道王曉琦剛才的冒失言語肯定被老人聽去了,所以才這樣說。

        王曉琦臉上頓時就掛不住了,他訕訕地對李蒙和李虎說:“你們倆進去吧,我沒事兒!”

        李虎和李蒙原本想陪著王曉琦一起,可老人不由分說地就拽著他倆往里面走。

        二人心想,這要是再不進去,可就太不識抬舉了,大不了身上衣服干了再來陪王曉琦,也或許過一會兒老人氣兒消了也就讓他進去了。

        進到屋里,老人讓老伴兒給兩位沏了熱茶,然后又拿出自己的干凈衣服讓他們換上,之后告訴老伴兒給準備了晚飯。

        三個人聊了不一會兒,老人的家人就把熱菜熱飯的端上了桌,還特意燙了酒,說是喝了去去寒。

        兩人本不想喝酒,也不想在老人家吃飯,奈何老人一家實在是太過熱情,他們推卻不過,也就吃了。哪知道這酒太烈,才三杯酒下肚,兩個人就暈暈乎乎的連舌頭也都大了起來。好在兩個人說話還不曾走板兒,一直規規矩矩的,很是討老人喜歡。

        飯后,他們的衣服也已經烘干,兩個人想要出去跟王曉琦把衣服換了,讓他也好暖和暖和??墒?,腦袋實在是太暈了。老人家讓他們喝點水醒醒酒再去,結果疲累加上酒勁兒竟使得兩個人萬分困倦,身子一歪就睡倒了。

        4.

        李虎和李蒙在屋子里吃喝,王曉琦卻在大門口吃風,這使得他心里十分難過,也不由地暗恨自己的嘴巴太不老實。

        可有什么辦法呢?人已經被他得罪了,只能干忍著吧。

        他本以為飯后他們倆怎么著也都能出來跟他換一下衣服,可是一直等到老人家出來關上大門要睡覺了,也不見那兩個人出來。

        老人家出來關大門的時候,他走遠了一些,生怕再遭到老人家的一通白眼兒雨呵斥。等到人家把大門關好了,他這才踅回來,重新靠在了大門上。

        其實,也不是他非要賴在這兒不走,只因為這附近除了他家的大門樓闊大可以避雨之外,其他人家的大門樓都十分窄小,有的人家甚至都沒有大門樓。

        更主要的,這村里的人家住的太分散了,想要再去找一家實在不是很方便。而且,這家大門上還有電燈可以照明,讓他不至于感到太過害怕。

        他氣呼呼地想要一個人走回去,可是一尋思這黑燈瞎火的,一個人走夜路實在是太過嚇人,所以還是忍住了。

        就在他冷得渾身難耐,內心里滿是憎恨的時候,大門的門栓上面有一個三角形的小門打開了,一只手遞出一件干爽的薄棉襖來:“穿上這個吧,還能暖和點兒?!?/p>

        王曉琦很是感激地接過來,借著大門上的燈光一看,給他棉襖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子,皮膚白皙,兩只眼睛水靈靈的很是漂亮。

        他不由地看直了眼。

        “你看啥呢,不趕緊換衣服?”女子臉一紅,笑著嗔怪他道。

        王曉琦這才晃過神兒來,他看了看手里的那件棉襖,發現那是一件女人的大棉襖。他略微羞澀地看了看,遲疑著不肯往身上披。

        “你先把濕了的上衣脫掉,然后再把棉襖穿上?!贝箝T里面的年輕女子很是羞澀地看著他說。

        就在他遲疑著要不要穿的時候,女子又從里面遞出一包吃的給他:“這是吃的,換完衣服再吃點兒東西,晚上你就不冷了?!?/p>

        王曉琦剛接過吃的,那個老人家就在屋門口喊道:“婉云,你干啥哪,趕緊回來睡覺啦!”

        “知道啦!”女子趕緊關好小門,一邊往屋里走,一邊故意很大聲地跺著鞋上的水。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5.

        “婉云?!很好聽的名字啊,長得也很漂亮,應該是老人家的女兒吧。嘿嘿,我正單身呢,這要是追到手,那這可真就成了我老丈人家啦!”

        想到這里,王曉琦不由地覺得身上溫暖起來,儼然覺得自己就已經是這家的半個主人了。

        他越想越是覺得可行,高興得竟有些手舞足蹈起來。

        一陣風吹來,他覺得微微有些發冷,趕緊把上身的濕衣服脫掉,把那件大棉襖穿在了身上,然后找了個樹枝插在圍墻和大門之間的縫隙里,再把脫下來的衣服掛上去晾著。

        之后,他伸手接著從大門上滴下來的雨水洗了洗手,打開那包吃的看了看,發現里面不僅有花卷兒,也還有火腿腸片和大塊的熟豬肉??吹匠缘?,他的肚子就更加餓了起來,他狼吞虎咽地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吃完東西,身上不再覺得那么冷了。此時雨也明顯小了,但天依舊黑得嚇人。好在老人家大門樓的燈始終亮著,這多少給他壯了膽兒。

        吃完東西,他坐在門枕上,看著地面出神。

        他心里想,這個女子能夠給自己送來棉衣和吃的,那就說明她很善良,說不定她對自己有意也有可能。

        可是,明天天一亮就得走了,可怎么才能追到這個女子呢。眼下看,除了明早還她衣服時再見一面外,此后恐怕再無見面的機會了。怎么辦呢?

        越想就是覺得希望渺茫,越想就越是覺得自己跟那個女子再無可能,他不由地沮喪起來。到了最后,他干脆也就不想了。

        說是不想,可他的腦子里偏偏又全是那個女子的樣子。

        “唉,折磨死人了!哪怕說一會兒話也行??!”他喃喃自語道。

        沒多久,他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6.

        后半夜的時候,他被凍醒,只能起來不斷走動以便暖和身子。

        在走動的過程中,他把手伸進棉襖兜里,赫然發現兜里居然有筆有紙。

        他掏出來一看,一共兩張紙,只見其中一張紙上寫著一行娟秀的字:

        東興鎮星光村? 鄭婉云 電話:1584396****

        “嘿,這姑娘,還真是有心??!”

        他高興起來,很顯然這是姑娘特意寫給他的,之所以放了筆,自然是想看看他怎么辦。

        想到這里,王曉琦趕緊把那張寫有姑娘地址和名字的紙折起來放進自己干了的衣服兜里。然后,在那張空白的紙上寫下了自己的地址和名字。并附上了一段話:

        承蒙關照,萬分感激。此情難忘,永記心里。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錦繡江南王曉琦1884395****

        他本想把整張紙寫滿,但思慮再三,決定還是投石問路,先探探姑娘的心意才好。若不然,這紙筆若是姑娘寫給外人的忘記了取出來一直放在兜里,那自己可就糗死了。

        但即便是這樣,他心里也覺得暖暖的。趁著手機還有電,他趕緊加了姑娘微信。

        沒想到,姑娘竟然很快就通過了他的加好友申請。跟著他表達了感謝,姑娘卻只是回復了一個微笑的表情。他看時間太晚了,加之自己的手機又沒有多少電了,就沒好意思繼續聊,跟姑娘道了晚安了事。

        快天亮的時候,姑娘早早起來取回了棉衣,并有意無意地摸了摸衣服兜兒。王曉琦一看,心里頓時就知道有門兒了。

        天一放亮,雨也停了,王曉琦也不管李蒙和李虎了,自己邁開大步回了城。

        回城后,他馬上給手機充好電,給姑娘認認真真地寫了一條微信,把自己的情況做了簡要介紹。他尋思,這要是對方不回,那就表明沒戲了。

        不久,姑娘來了微信,只是回復了一個微笑的表情給他,這讓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他不知道到底姑娘是同意,還是不同意跟自己來往。

        就在他不知道接下來要怎么辦的時候,姑娘發來他寫的那張紙條,并發來一個點贊的手勢。

        “妥了!”他暗暗高興,不管姑娘是不是對自己有意,他都有了可發揮的空間。

        那之后,他厚著臉皮跟姑娘熱絡地聊著,一天天地跟姑娘近乎起來。

        一年后,當他終于跟著姑娘回家見她父母時,姑娘的父親看到他以后驚訝得大張著嘴,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了。

        “這都是緣分吶!”他紅著臉看著老人家說。

        “對,對,是緣分,緣分!”老人家終于回過味兒來,不斷地點頭說。

        王曉琦笑了笑,突然想起一年前自己的那番話。心里不由地想,這還真是緣分,誰能想到自己無心間的一句話竟然就成了真呢?

        本站只為傳播信息,不對所發布的內容本身負責。如有版權及其它問題,請聯系站長處理。
        2021国产三级片视频|伊人网综合91free|日本一道黄色网站|98.无码在线观看不卡

          <tr id="ufcfh"><sup id="ufcfh"></sup></tr>
        1. <strike id="ufcfh"></strike>
          1. <big id="ufcfh"><nobr id="ufcfh"><track id="ufcfh"></track></nob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