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ufcfh"><sup id="ufcfh"></sup></tr>
  1. <strike id="ufcfh"></strike>
    1. <big id="ufcfh"><nobr id="ufcfh"><track id="ufcfh"></track></nobr></big>
      1. 《老師,請做我女朋友》

        很多年后,當謝蕊作為知名作家接受媒體專訪被問起最難忘的感情經歷時,她還是會瞬間想起那個在滿是金色落葉的秋日午后的操場上發生的大膽又潮濕的吻。

        謝蕊從小父母離異,跟隨外婆長大。別家的孩子在父母陪伴下學識字唱兒歌,而她則從欺負打鬧中學會堅強和自我保護。

        沒有人告訴她該做什么,她也不想知道,一個連父母都不要的人能渴望什么呢。

        好在她的外婆很疼愛她,小老太自己沒讀過書就想著讓謝蕊能有出息些,從小就變著法地給她買點小人書逼著她看。家里窮得叮當響,但她還是湊夠了錢,讓謝蕊去學校讀書。

        謝蕊小時候最開心的事就是把小人書上看來的故事再繪聲繪色地講給外婆聽,把外婆逗樂。上學了,她才開始識字,好在她聰明,一學就會。她很快學會了去圖書館借書后,就和外婆說不必浪費錢給她買小人書了,她已經會去學校圖書館借大人看的書了。外婆特開心,樂得合不攏嘴。

        謝蕊很內向,幾乎沒什么朋友,小學女生之間都喜歡結伴,而她是個特例。后來不知道哪個缺德孩子把她家里的事傳了出去,男孩子開始嘲笑她欺負她,女孩子們更是疏遠了她沒人愿意和她說話。孩子們之間都傳著說她是沒爹沒娘的野孩子,是個怪物。男孩們會把垃圾放滿她的課桌,把膠水涂在她的椅子上,把她心愛的鉛筆盒當球一樣踢來踢去。謝蕊無助地哭泣,去找老師告狀,老師會幫忙教育,可下一次那些男孩們又會來欺負她。

        她忍受著,直到有天有個男孩用鋼筆把黑色的墨水甩在了她白色的襯衣上。那是外婆攢了好久的錢,給她的生日禮物。她再也無法忍受下去了,她飛快地跑到男孩面前,一把奪過他的鋼筆,把他的人推倒在桌子上,死死掐住他的脖子,自己整個身體壓在男孩的身上,把鋼筆用勁全力地扎進男孩眼睛旁邊的桌子里。

        “你再敢惹我試試,下次我就扎你!”謝蕊憤怒地說完就放開男孩走了,男孩被突如其來的一切嚇懵了。其他圍觀的同學也驚住了,望著謝蕊的背影議論紛紛。

        后來還有幾個男孩試圖欺負謝蕊,她都立刻反擊,把對方打趴在地。女孩發育早,男孩發育遲,她一個人發起狠來可以打二三個男孩。

        對于男孩子來說,能贏的人就是老大,而謝蕊的狠折服了這些調皮的男孩們,從那以后,她成了孩子王,讀初中后,她成了那個區域的流氓大姐頭。

        她靠著一股狠勁,和各種男生稱兄道弟,她有了朋友,也有了人保護。


        宋沐今年剛剛畢業,很幸運地被分配到離家很近的少云中學做體育老師。她一度很擔心自己學體育的不好找工作,能有這份工作讓她格外珍惜。

        她剛入職,帶她的男體育老師就和她一起分配了工作。全校一共二個體育老師,男老師負責高一,她負責高二,高三的學生基本也沒有資格上體育課。高二一周只有二節體育課,期末被語數外老師霸占的可能非常高,所以宋沐的前期教學壓力比較重,后面就相對輕松。最后男老師提醒了她,她負責的高二(3)班是有名的混混班,讓她格外小心些。

        高二(3)班的第一節課在周二下午,天氣不錯,九月的天氣很涼爽特別適合慢跑。宋沐站在操場上等著同學們,上課鈴響了,才有同學三三兩兩的走了過來。

        “毫無紀律性,自由散漫?!彼毋鍧u漸明白這個班級讓人頭疼的地方了,她抓住一個女同學問道:“為什么只有你們幾個人,其他同學呢?你們班長是哪位同學?”

        那個女同學有些緊張回答,“我們班長還在忙,他們都在小賣部那邊……”

        “什么?班長也帶頭不上課嗎?她叫什么名字?”宋沐把學生名單拿給對方,女同學指了指謝蕊的名字,“你們站在這里別亂跑,我去把他們叫過來?!?/p>

        宋沐快步走到操場背后的小賣部,老遠就看到一堆學生在門口的小桌椅上打牌嬉鬧。

        “哪位同學是謝心?謝心你作為班長為什么不帶頭去上體育課?”宋沐大聲對著這群沒有紀律的學生叫到。

        那群學生瞬間安靜了下來,每個人都露出了很疑惑地表情盯著她看。

        “老師,我叫謝蕊,花蕊的蕊,不叫謝心。你的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嗎?噢,我忘了,你就是體育老師?!?/p>

        人群中立刻爆發出一陣大笑,那群學生笑得東倒西歪。宋沐呆住了,臉憋得通紅,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她從小學體育,文化課是弱項,讀書不好,在大學里也常常因為要考試犯愁。沒想到來這里當老師的第一節課,就犯了那么低級的錯誤,還被學生嘲笑了。

        她尷尬地站在原地,謝蕊看她漲紅了臉的樣子更覺好笑,徑直走到宋沐的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老師,該上課了,你愣在這里干嘛?同學們都在等你呢!”

        宋沐的臉更紅了,好在她的性格本來就大大咧咧,不會多想什么,吐了口氣,馬上露出了笑容,招呼同學跟自己去操場上課。

        來到操場上,她按身高給男生女生分別排了四列隊伍。隨后,站在隊伍最前方的空地上,大聲說:“大家好,我叫宋沐,宋朝的宋,沐浴的沐,我今年剛畢業,以后就是你們的體育老師了,希望大家多多照顧,我也會幫助大家在緊張的學習之余提高自己的身體素質!”

        宋沐簡單地進行了自我介紹后,掃視了一下對面的學生,一個個出奇的安靜,只有謝蕊笑嘻嘻地看著她。她想起剛剛尷尬的場面,趕緊轉過頭去不去看她。

        “以后上課,大家就按剛剛安排的隊伍站好,不要再出現今天遲到的情況了,你們是高二的學生了,我不想浪費時間教大家紀律問題。也請班長做好帶頭作用,不下雨的時候就帶領好同學在操場集合,如果下雨天就在教室里等我,可以嗎?”

        宋沐嚴肅地針對今天發生的問題說了幾句,說完后她又掃視了一圈,下面的同學都交頭接耳著,好幾個男孩子望著謝蕊那邊。宋沐看向了謝蕊,她依然笑嘻嘻地模樣看著自己。

        “好了,從中間這個位置開始,大家展開雙臂向二邊移動,我們先一起熱身一下?!彼毋逭f完后,拿起哨子吹了一下,而下面的學生沒有一個人移動的。

        “怎么回事,不會移動嗎?以前你們的體育老師沒有教過你們嗎?”宋沐開始明白男老師叮囑自己的話了,這群學生果然很難教。

        “報告老師,我們沒學過,我們不想熱身,體育課不能打打球就好嗎?你也不用那么累了?!焙笈鸥邆€子的男生舉手說道。附近其他的男生也跟著七嘴八舌起來,“是啊,我們好不容易有節體育課,讓我們打打球唄,別折騰這些了?!?/p>

        女生那邊,一個矮個子的女孩子也舉起了手大聲說,“報告老師,我大姨媽來了,很不舒服,我想在旁邊休息下?!?/p>

        剛畢業的宋沐哪里見識過這種場面,她整個人都懵了。氣得臉通紅,她只有一張嘴,哪里說得過這么多同學。情急之下,她舉起口哨用力得吹了一下,瞬間沒人再說話。

        “剛剛是誰說要打球的?站出來?!币粋€身高190cm的高個子男生走了出來,指了指自己。

        “你打球很厲害嗎?那你和我打一局,如果你打贏了,以后就可以一直打球,不用上課了。如果你打不贏,麻煩你和其他同學一起好好上課?!?/p>

        宋沐剛說完,那群男同學就發起了起哄的聲音,“她個女的,怕什么?虐她??!”“把她打趴下,讓她知道誰才是爸爸?!?/p>

        宋沐指了指操場旁的籃球筐,男生跑了過去拿了個球回來。宋沐一邊等著,一邊開始快速熱身。

        “你確定不熱身一下嗎?”宋沐活動完關節,好心地問了問那個男同學。

        “對付你,不需要那么認真?!蹦型瑢W直接把球丟給了宋沐,自己站在了半場中心的位置,做出了防守的姿勢?!叭侄?,愿賭服輸哦,老師!”他挑釁地說著。

        宋沐開始緩慢地拍著球,她臉上的神情變得嚴肅冷靜,臉色不再通紅,她運了幾次氣,把呼吸調節好。她把球假裝拋向男生的左邊,當男生快速轉向左側防守時,單手一個假動作轉身,把球帶到了右邊,跑了兩步,一個完美的跳投,球進了。

        她把球撿了回來,拋給了男生,“該你了!”

        宋沐的速度實在太快,男生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輸掉了一分。圍觀的男生們過了好一會才發出一陣驚呼,他們的表情也從看宋沐輸掉的淡定變成了期待看戲的模樣。

        那個男生拿著球,表情也從不屑一顧變成了認真專注。他轉動了下脖子,甩了下手臂,認真觀察宋沐的動作。

        宋沐冷靜地做出防守動作,站在他的對面。宋沐在女生里算身高較高的,凈身高有173cm,但面對要防守190cm的大高個,她身高上弱掉了。在場的學生都屏氣凝神看著,老師能不能防住這一球。

        男生開始運球,宋沐隨著男生的跑動路線緊貼在面前,阻擋他的上籃路線,男生晃動了幾次,做了幾個假動作均未騙過宋沐,她還是死咬住盯防。男生一時氣急,打算利用身體優勢,壓住宋沐直接上籃。男生慢慢移動到籃下,怒喝一聲,一個箭步跳起,做出一個標準的灌籃動作,以他的身高和彈跳力越過宋沐,投進球理論上是完全沒問題的,宋沐的身高是無法給他蓋帽的。

        宋沐好像算準了他會強行上籃,比他快了半秒起跳,用拳頭擊打正好位于上方的球,籃球瞬間飛了出去。男生落地站穩后,不可思議地看向宋沐,對方竟然用這么騷的操作把自己的球打飛。

        四周的學生起哄的更厲害了,男生頓時臉紅了起來,他一個籃球特長生竟然打不過一個女體育老師。他沒想到的是,他被宋沐青澀的樣子騙了,在體育的領域,宋沐天賦異稟,籃球更是她最喜歡的運動之一,曾經一度加入過省女藍,如果不是家里的原因,她會加入國家隊,去征戰奧運會?,F在和一個高中生對抗,對宋沐來說就像熱身一樣。

        輪到宋沐開球,如果男生再防不住他就要輸了,他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雙眼死死盯緊宋沐。宋沐隨意地玩著球,輕松地慢慢移動著。

        她彎下了腰,嘗試幾次突破,都無法從男生強壯的身體下突破。宋沐深呼吸了一下,她看著男生,壞笑了一下。

        她用巧勁把球從男生的褲襠下砸了出去,正當男生條件反射把雙手收回,護住襠部的時候,宋沐快速地從他身邊跑了過去,接住了球,進行了一個完美的上籃得分。

        四周的學生不由自主的鼓起了掌來,男生撓了撓頭,認輸了。他按籃球場的規矩,和宋沐禮貌的擊了掌,就跑了回去。

        宋沐那一刻不僅靠實力征服了這群叛逆的學生,也讓站在一旁的謝蕊有了一些好感。謝蕊一直注視著這個高高瘦瘦的老師,她一頭干凈的短發,大大的眼睛,小麥色的皮膚,身體站得筆直,青澀地娃娃臉上總是掛著憨厚地笑容。

        同學們不再吵鬧,跟著宋沐開始了熱身運動。宋沐一步步拆解熱身運動的動作,一邊講解做這些動作的意義,練習地這套熱身動作后,她開始帶著大家繞操場慢跑。慢跑結束后,她看了下時間,還有十幾分鐘就要下課了,“現在大家自由活動吧,男生可以打會籃球,女生可以打會羽毛球,去放松一會吧!”男生們高興地跑開打起了球,之前和宋沐對打的男生還站在原地等著宋沐,示意宋沐加入他們一起玩,宋沐笑著擺擺手說下次吧。

        宋沐看向女生這邊,她們三三二二的拿著羽毛球拍開始打球,幾個女生在旁邊圍觀著。只有謝蕊一個人安靜地坐在操場邊的草地上,看起了手機。

        宋沐走到謝蕊的身邊,看見她正專心致志地看著小說。謝蕊的長發披灑在肩頭,瘦弱地身體歪坐在地上,她發現頭上的陽光被擋住后,仰起脖子看了宋沐一眼,又低下了頭。宋沐雖然時常和男生一樣神經大條,但還是從謝蕊的目光中感覺到,她和其他同齡女生不一樣的成熟氣質。

        “強光下這樣看手機上的書很傷眼睛的,為什么不去打球呢?”宋沐好意提醒謝蕊,謝蕊再一次抬起了頭,又笑嘻嘻地看著宋沐。

        “老師,你是個T嗎?”謝蕊沒等宋沐回答,就爬起了身,目光四處打量著宋沐?!皠e這么害怕,我不會說出去的,老師?!彼毋暹€在反應什么是T,她在說什么東西時,謝蕊已經走遠了。

        很快就到了下課時間,宋沐招呼學生排好隊,講解了下她專屬的拍手下課方式,剛好下課鈴響起,所有人都四散離開了。

        回到辦公室,喝了水,整理了一下下節課要上課的班級名單,宋沐就完全忘記謝蕊問的奇怪問題,又投入到下節課中了。


        后來再給高二(3)班上課時,他們乖了很多,不再吵鬧。偶爾宋沐也會和男生一起打籃球,教他們一些籃球技巧。有時也會組織女生一起打羽毛起或排球,謝蕊也會跟隨著,只是大多數時間都會游離在外圍,常常臉色憂郁的發著呆。宋沐也不再勉強她一定要參與,漸漸不再關注這個女生。

        日子一天天過去,宋沐慢慢也和學生們打成一片,不再手足無措毫無經驗,她的運動實力征服了男生,而真誠憨厚的性格也讓女生們喜歡。宋沐也很滿意自己的工作,既能發揮她擅長的,課余時間也和學生一起玩。

        這天正好是周五,學校放學早,下午沒課了,宋沐整理好教案,把體育用品都擦拭干凈擺放好,自己獨自玩了會籃球,推著自行車準備回家。剛走出校園不久,她感到有些口渴,就停在學校附近的便利店門口,進去打算買瓶可樂。

        她徑直走到飲料柜前,拿了一瓶可樂,正打算直接去付款,余光看見一個穿著少云中學校服的身影,于是走到那個同學附近,想打個招呼。

        沒想到她走過一排貨架,剛好看見那個同學把一卷巧克力糖偷偷塞進了校服的袖子里。

        宋沐輕輕走了過去,拍了下那人肩膀,那人仿佛受驚了一樣,肩膀顫動了一下,她轉過了身,看見是宋沐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宋沐一看,原來是謝蕊。宋沐沒說什么,指了指謝蕊的袖子,把手攤開。謝蕊無奈,只能把巧克力糖從袖子從推了出來,放在宋沐手里。

        宋沐不管留在原地的謝蕊,直接拿著糖和可樂,去收銀臺結賬了。

        等謝蕊跑出來時,宋沐斜靠在自行車旁,一邊喝著可樂,一邊沖她招手。謝蕊走到她的面前,宋沐把可樂插在背包旁,從口袋里掏出巧克力糖遞給了謝蕊。

        “想吃可以和爸媽要零花錢買,但以后別再這樣了,你還小?!?/p>

        謝蕊生氣地盯著宋沐,“我沒有爸媽!”宋沐沒想到一句善意地提醒會刺傷面前的女孩,只好馬上改口說道,“那你也可以和老師說,老師也可以買給你。你好好學習,我就買給你。你以后找了好工作,賺了大錢,想吃啥都可以自己買?!?/p>

        謝蕊并沒想到宋沐不但沒有繼續責怪她偷東西,反而說自己會買零食給她,她的心頭一瞬間涌入了一種奇怪的感情,有些溫暖又有一點酸澀。除了外婆,幾乎沒什么大人會真心關心她,而宋沐老師緊張的表情和認真的眼色都讓她明白,宋沐是真的在為自己好,不是嘴上說說而已。

        “謝謝,宋老師?!彼舆^了這卷巧克力糖,今天是外婆的生日,她實在沒有錢,還是想給外婆買點什么,實在無奈之下她想到了剛剛的方法。

        宋沐沒有問她為什么要偷東西,也沒再多指責一句,和她打了個招呼就騎車回家了。她明白這個年紀的孩子,很容易一不小心做錯事,她非常理解。只要及時糾正就好了,沒什么大不了的。反復責罵數落,可能起到反效果,傷了自尊心。

        謝蕊緊緊抓著那卷糖,注視著宋沐離開的背影。謝蕊回到家里,外婆做好了晚飯,正等著她吃飯。

        她剝出了一粒糖,放進外婆的嘴里,“外婆,生日快樂,以后每天都要這么甜甜的呀?!?/p>

        外婆驚喜地抱住了她,“乖囡長大嘍,會哄外婆開心了?!蓖馄艔乃氖掷锬眠^了糖,也剝了一塊放進了謝蕊的嘴里。

        巧克力糖甜甜里,輕輕一咬,里面的巧克力就流淌出來,糖的甜味加上巧克力的香味融合在一起,謝蕊默默在心里記下了這個味道,一種幸福的味道。


        宋沐最近有些發愁,她停在學校里的自行車,早上還好好的,每當下班去騎的時候就會發現有各種小問題,不是胎沒氣了,就是鏈條松了,或者輪胎被扎壞了。宋沐又一次推著車,跑到學校附近的修車點,讓大爺幫忙修下鏈條,大爺一會就給她重新安好了,宋沐正打算付錢,大爺甩甩手讓她不用給了。

        “都是小問題,不用給了。宋老師,你的車最近老壞,天天來我這里修,你不累我都有點累了啊?!贝鬆敽靡馓嵝阉毋?,這車老壞也不是個事。

        宋沐思來想去也想不出是得罪了哪個學生,明明關系都挺好啊,誰會對自己這樣惡作劇呢?

        對宋沐來說,想不通的事,她就決定不去想了。天氣也開始轉涼了,家離學校也不遠,她決定不再騎車上班。

        “姐,宋老師這二天都不騎車了,我去停車棚附近找了好幾圈,都沒看見她那車了,接下來還整嗎?”

        謝蕊沒想到宋沐完全不問是誰惡作劇,也不找其他老師抓人,竟然選擇了不再騎車。謝蕊轉著筆,看向窗外的操場,宋沐正在上課??粗莻€人的時候,謝蕊冷漠地臉上總會忍不住浮現一抹淡淡地笑容。


        宋沐最近又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高二(3)班的那個謝蕊不再體育課上偷懶打醬油了,每次活動的時候,她都認真加入了。還經常積極參與和宋沐一起打羽毛球,雖然實力很差,一直撿球,但她也不生氣,滿臉笑容地到處跑來跑去,氣喘吁吁地沖宋沐叫著,“宋老師,再來??!”

        “還挺倔?!彼毋迥谛睦锵肓讼?,隨手又發了一個刁難的球,謝蕊好不容易接住了打了回來,宋沐一記扣殺,又贏了一局。

        “這個憨子是不是想累死我?”謝蕊臉上還露著笑臉,心里早已把宋沐罵了個遍?!氨戎蹦羞€直男,一點不知道讓著學生,打那么狠,欺負人!”

        “會打球了不起死了,厲害死了,早晚有天我能贏!”

        謝蕊那股狠勁又上來了,她開始找那群兄弟放學就練習打羽毛球,還去圖書館專門借了書,分析如何能打好羽毛球。通過一個多月的勤學苦練,她的水平進步飛速。

        就在謝蕊準備在宋沐面前好好展示一下成果的時候,學期將要結束,體育課又被占領了。

        宋沐迎來了一學期最舒服的日子,無所事事的她,坐在辦公室里感覺寒風刺骨,于是她拿了個籃球,獨自在操場上打了起來。

        突然余光瞥見有個身影飛一般的從操場邊跑了過去,宋沐停下來一眼,這不是謝蕊嗎?上課時間,她不好好在教室里,怎么向校門跑去。

        “謝蕊,你干嘛去?”宋沐一邊叫著她的名字,一邊追上她。謝蕊聽見后,停下了腳步,宋沐拉住了她的手臂,低頭一看,謝蕊的臉上都是眼淚。

        “發生什么事了?”宋沐關切地問她。

        “外婆暈倒了,我得趕去醫院?!敝x蕊哽咽著回答。宋沐一下子想起之前在便利店,這個女孩說自己沒有父母的樣子,有些心疼地對她說,”別著急,老師陪你過去,在哪家醫院???”

        宋沐拉著謝蕊快步走到校門口,把籃球丟在門衛室,出門招了一輛出租車,謝蕊告訴了司機醫院的名字。一路上,謝蕊緊緊抓著雙手,宋沐不知如何開口安慰她,還好醫院不遠,十分鐘都不到就開到了。

        宋沐付了車費,謝蕊打著電話問到了手術室的位置,詢問了幾個護士,終于輾轉在手術室門口找到了鄰居大媽。大媽說,在門口發現外婆暈倒了,就打了120,拉了過來,現在正在搶救呢。此時一個護士正好路過,問大媽,“這是家屬嗎?家屬過來把費用補繳一下吧!”

        謝蕊無助地看向護士,她哪里有錢,她正不知道說什么好的時候。宋沐接過了護士手里的單子,往護士手指的付費處走了過去。謝蕊急忙跑上前拉住宋沐,“宋老師,我不能花你的錢。你送我過來,我已經很謝謝你了?!?/p>

        宋沐輕輕推開了她的手,彎下腰把手搭在謝蕊的肩上,“現在救外婆要緊,你與其一會找別人借錢,不如和我借唄?你是我的學生,你的所有信息我都知道,也不怕你不還給我。你覺得呢?”

        謝蕊的心瞬間再一次被一股暖流沖擊了,整個人發熱了起來,宋沐的臉離她好近,她大大的眼睛真誠地望著自己,讓她不忍拒絕。

        宋沐走過去把錢交完后,把單子還給了謝蕊?!鞍褑巫邮蘸冒?,別搞丟了。我剛問了護士了,外婆的問題不嚴重,有個血管瘤加上她高血壓才會暈倒,現在手術把瘤切除了,一會出來在醫院觀察二天沒啥問題就能回家了。你在這里坐著等吧,我去外面買點水?!彼毋逭f完和鄰居大媽打了個招呼,感謝了一番,大媽說自己家里還有事,宋沐就一路把大媽送出了醫院。

        大媽一路上都說著謝蕊這孩子可憐,從小爸媽把她丟給外婆,說出去打工就再也沒回來過。外婆一個人把她養大,家里特別困難,但謝蕊特別懂事,什么活都會幫著做,讀書也很好,比自己家里的臭孫子省心多了。

        宋沐一路聽著,陪著大媽走到公交車站,就去附近的便利店買了二杯水和一些巧克力、面包。付完錢,她又跑到醫院門口的ATM機上取了一千塊塞進口袋。

        宋沐回來時,謝蕊正看著手術室的門呆坐著。宋沐把水和吃的遞給了謝蕊,“謝謝,宋老師?!敝x蕊沒有再拒絕,把吃的放在了身邊后,她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張紙,遞給宋沐。

        “借條:學生謝蕊欠老師宋沐5000元整,以此為證。簽名:謝蕊。日期:2014年1月10日?!彼毋宕蜷_看了一眼,她沒想到謝蕊會把剛剛的話當真。她無奈只好放進了口袋,又從另一個口袋里掏出剛剛取的錢,遞給了謝蕊。

        “醫藥費算你欠我的,這點錢你拿著給外婆買點好吃的補一補身體吧,是老師來看望你的慰問,不能拒絕哦,不然不吉利的?!彼毋逭f完看謝蕊沒什么反應,就把錢塞進了她的手里。

        就在這時,手術室的門打開了,護士把外婆推了出來,謝蕊急忙跑了過去,宋沐拿著東西跟在身后,問著護士手術情況,確定一切都好后,宋沐連連道謝。幫著護士一起,把還在昏迷的外婆移動到病床上,護士囑咐了幾句就離開了。

        謝蕊坐在床邊撫摸著外婆的臉,無聲地流下眼淚。她實在太害怕了,上課時收到鄰居大媽的電話那一刻感覺天要塌了。外婆是她唯一的親人啊,沒有外婆她該怎么辦,該怎么活下去。

        宋沐從隔壁病床拿了幾張紙巾,放在謝蕊手里,謝蕊的堅強在宋沐的面前都失去了,她脆弱的樣子像一只無家可歸的小狗。宋沐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只好輕輕拍拍她的后背,低聲說著,“沒事了,都沒事了,別怕,外婆很快就會好起來的?!?/p>

        謝蕊的心里又涌入了那股酸麻的暖流,宋沐溫暖地手每一下都拍得她心頭一顫。她忍不住轉身緊緊抱住了宋沐,把臉深埋進她的懷里,“謝謝你,宋老師。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謝謝你?!?/p>

        謝蕊的眼淚打濕了宋沐的運動外套,宋沐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輕輕摸摸了謝蕊的頭,“老師幫你是應該的,誰都有難的時候。別害怕,天不會塌下來啦!”

        謝蕊深吸了一口氣,這個溫暖的懷抱里,有著好聞的洗衣粉的味道,她好想一直躲在里面??墒恰幌氲胶竺?,謝蕊就抬起頭,用紙巾擦干了眼淚,漸漸平復了自己。


        謝蕊守著外婆,過了半個多小時,外婆慢慢醒了過來。謝蕊又忍不住哭了起來,外婆反而安慰起了她,笑著和她說,自己已經好多了。宋沐默默地跑到醫院門口的粥店,打包了二份粥,買了二個熱乎的餅,又跑回了病房。宋沐讓謝蕊先吃一些,外婆還不能進食。謝蕊搖搖頭,說自己不餓。

        宋沐拿起了餅,撕了一半自己拿到手里吃了起來,“你不餓我都餓死了,吃飽了才有力氣照顧外婆??!還有一碗粥,等時間到了,你找護士幫你熱一下就能給外婆吃了?!?/p>

        謝蕊看著宋沐餓狼一般的吃相,忍不住笑了起來,自己也拿了一個餅吃了起來。外婆瞇著眼,昏昏沉沉地在睡著。

        陪著謝蕊吃完東西,宋沐就回家了,她留了個紙條給謝蕊,上面是她的手機號碼,叮囑謝蕊,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打電話給她。謝蕊等宋沐離開后,把號碼存進了手機里。她一遍遍看著這個號碼,直到外婆再次醒來,她才回過神去照顧。

        外婆在醫院觀察了二天,又做了幾個檢查,確認沒問題后,她們打車回家了。還好宋沐留了一些錢給謝蕊,不然她又要犯難了。

        請了幾天假,回到學校時已經是期末考試了,謝蕊忙著考試,晚上又要在家里照顧外婆,每天累得一上床就睡著了??纪暝?,外婆幾乎恢復得差不多了。問起醫藥費的事,就帶著她去銀行取錢。外婆靠退休金養著二個人,還要供她讀書,余額不多,外婆把剩下的3500元都取了出來,留了500元用來過年,余下的都給了謝蕊。

        謝蕊第二天考完最后一門課,來到辦公室找宋沐。宋沐正坐在電腦前,偷偷玩紙牌游戲。

        “宋老師,這些錢你先拿著,其他的我過段時間再還你?!闭f完謝蕊放下信封就轉身跑了出去,宋沐打開信封里面是一疊錢和一張紙條。紙條上,有著干凈的字跡?!爸x謝你,宋老師?!?/p>

        宋沐了解過謝蕊的家境,猜想這筆錢是家里幾乎所有的積蓄,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她也不想讓年輕的學生丟失了面子,只好把錢放進了抽屜。

        謝蕊的樣子又出現在宋沐的腦海里,她有一頭長發,皮膚白凈,長得非常標致,是典型了乖乖女。聽其他任課老師說,她學習成績非常好,特別是語文,幾乎每次都是全班第一??墒沁@樣的好學生,卻是班級上小混混的頭。她不僅幫助小混混們做作業,有時還會輔導他們考前復習,甚至最后還會在考試中幫助他們作弊。只是她從不主動傳遞答案,老師們也想不通她是怎么做到把答案給到那群小混混們的。

        宋沐知道那些老師們嘴里說的“小混混”就是那群體育特長生們,宋沐非常理解這群人,實在不擅長學習,又不得不應付。有謝蕊這樣的幫手,又是大美女,自然對她言聽計從。

        宋沐想了一會,又開始玩起來游戲。下課鈴響起后,她收拾了下東西,準備下班。

        馬上學期就要結束了,今天學生們考完最后一門課,下周成績公布,發完寒假作業,就正式放假了。第一次擁有這么長的帶薪假期,宋沐興奮不已。

        她想著要帶父母出去玩一下,過年要去看望哪些長輩,購置什么年貨,想著想著,她突然想到謝蕊還了那么多錢給她,該如何過年呢?

        宋沐很無奈,她只是一個體育老師,去家訪也不合適。謝蕊有她的手機號碼,但也沒聯系過,想到這里宋沐不禁對自己多取了一千塊表示了滿意,“我真是太機智了,這樣她和外婆至少可以過個好年了?!?/p>


        過年期間,宋沐很忙碌。剛剛工作的她,被各類親戚盤問,長輩對她老師的工作都很滿意。宋沐知道,她當初放棄了成為運動員做老師也是為了今天這樣的局面。與其拼命博一個不切實際的結果,不如讓父母家人滿意。

        放棄夢想很痛心,只是這份疼痛隨著歲月流失沉在了心底。只有宋沐清楚,偶爾她還會感覺到隱隱作痛。

        家人們聊完工作,又開始關心起她的對象。宋沐笑著回答說,學校里大部分都是女老師,唯一共事的男體育老師已婚有孩子了。

        宋沐的媽媽也連忙接話,說如果有差不多年齡的男生,可以留意安排認識。

        結果沒想到大姨真還就認識了個在市重點當數學老師的男孩子,馬上拿起來電話給對方媽媽打了過去,一來二回就約了第二天下午見面。

        全家聽完都喜笑顏開,仿佛喜事將近,各個都開始替宋沐展望起美好的未來。

        宋沐表面維持下笑臉,內心卻越發的痛。她的人生,總是在這么幾張嘴里被決定著。她要活成他們嘴里的模樣,卻不曾有一個人會問問她,她想過怎樣的人生。

        第二天,她如約來到了咖啡店,一個衣著普通的男生已經在位子上沖她招手。對方戴著厚厚的黑框眼鏡,穿著灰色的尖領毛衣,里面是格子襯衫。宋沐脫下羽絨服,放在一邊,她沒有刻意打扮,穿著日常的運動服。還沒等她坐下多久,對面的男生就問到:“我叫羅宏明,在市三中學教數學,聽說你也是老師,教什么的呢?”

        宋沐發現對方一直在打量自己,略覺尷尬,無奈笑著說:“我在少云中學,教高二體育的?!?/p>

        “哦,少云啊,聽說那邊很多問題學生,還好你叫體育,壓力也不大?!绷_宏明推了下眼鏡,表情流露出一絲輕蔑,連宋沐這個呆木瓜腦袋也察覺了出來。

        “學生不分好壞,我只負責教體育,他們身體的好壞才是我最關心的?!彼毋暹吙雌鹆瞬藛?,邊隨口回答道。哪里知道她這句話,反而觸動到了羅宏明,對方一下子坐直了身體,反駁:“學生是有好壞的,否則哪里會有市重點區重點之分呢?就是為了保護好的學生能有更好的學習環境,不被壞學生帶壞?!?/p>

        宋沐不再看菜單,抬起了頭,直視著對方:“羅老師,那你覺得判斷學生好壞的標準是什么呢?”宋沐沒有給對方回答的機會,趁對方開口前搶答到,“你覺得是成績是嗎?成績就能去判斷一個學生的好與壞,很抱歉,我不能認同。我也不覺得沒能上市重點的孩子就是壞學生,他們每個人都很可愛,而不是一臺讀書機器?!?/p>

        羅宏明輕笑了起來,“看來宋老師眼里努力讀書的孩子就是一臺機器,看來我們的教育理念很不同,實在很難成為朋友了。不好意思,我先走了?!绷_宏明說完就招呼服務員買單,拿了衣服就離開了。

        而宋沐很無所謂地看著,直到她發現那個服務員的背影,她立馬叫了出來?!爸x蕊,你怎么在這里???”

        謝蕊從宋沐進入咖啡店起就發現了,看見她來見一個男人,好奇心驅使下,謝蕊一直關注著這一桌的動靜,她躲在宋沐的背后收拾桌子,偷聽他們在聊什么。開始時,謝蕊還帶著壞笑,心想一會要發個短信嘲笑一下宋沐,沒想到宋老師過年竟然會被逼出來相親??陕犃艘粫扇说膶υ?,她很動容。

        宋老師雖然是體育老師,卻對他們一視同仁,哪怕他們一開始不好好上課,故意不去。宋老師不但不記仇,反而還會說出這樣的話。謝蕊一直覺得宋沐是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鐵憨憨,沒想到在憨厚的外表下,宋沐也有著有趣堅毅的靈魂。她或許不太懂人情世故,不太會說話,語文也很差,但她是一名好老師。

        就在謝蕊想悄悄離開時,那個男的叫了自己要買單。謝蕊無處可逃,只好上去拿了單子帶男人走到服務臺付錢。

        付完錢,宋沐的聲音就響了起來。謝蕊無奈只能轉身走了過去,“宋老師,你想吃什么呢?我有員工福利,今天我請你!”

        宋沐沒搭理謝蕊,繼續問:“你怎么在這里打工?你外婆知道嗎?”

        謝蕊無奈,只得搖搖頭。她擔心宋沐聯系家長,讓外婆“被通知”到會受刺激。

        “你還沒成年,怎么可以偷偷出來打工?是不是為了還錢的事?老師不著急??!”宋沐此刻覺得有些生氣,現在是高二的寒假,謝蕊不在家好好學習做作業卻為了還錢跑來打工,萬一期間出什么事,她這個老師多少都有些責任。

        謝蕊看著宋沐生氣地臉,心里徹底慌了神。她擔心宋沐會揭發她,告訴外婆,又擔心宋沐因此生氣從此都不會理她。害怕過后,她感到非常委屈,自己哪里想要來打工。如果不是想盡快把錢還清,不再欠宋沐的人情,她何必大冬天的一早起就來這里站一天,干一天的活。

        宋沐看著謝蕊低下了頭,以為她知道自己做錯了。剛想緩和下語氣,讓她別干了,早點回家。只看見一點點淚珠,從謝蕊的臉上滑落。

        宋沐嚇了一跳,她以為是自己的語氣太急把謝蕊嚇哭了。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急得抓了幾下頭說:“你不是說請我喝咖啡嗎?做杯卡布奇諾給我吧!”

        謝蕊本來沉浸在委屈的情緒中,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以為宋沐還會責怪她。結果宋沐接受了她的邀請,點了一杯咖啡。她愣了一會,高興了起來。老師接受了自己的“賄賂”,就不會揭發了。她高高興興地轉身去吧臺,讓咖啡師調了一杯咖啡端了過來,還拿了一塊巧克力蛋糕。

        “宋老師,請你吃?!彼毋蹇粗D身悄悄用紙巾擦掉了眼淚,忍不住心軟了下來。一個家境如此的女生,不過想要通過自己的方式來活得有尊嚴一些,她又怎能再苛責什么呢。

        宋沐慢慢吃著蛋糕,喝著咖啡,掏出手機玩著貪吃蛇游戲,快七點多了,她起身走到謝蕊的面前,“你還不下班嗎?”

        謝蕊一直奇怪著,宋沐一個人坐了三個多小時,咖啡早就喝完了,她怎么還不回家。

        “我八點下班?!敝x蕊不明白宋沐這樣詢問自己是什么原因,只好如實回答。

        “我陪你回去,在門口等你?!彼毋逭f完就走了出去。

        謝蕊驚了,宋沐要跟自己一起回家,是打算告訴外婆這件事嗎?她該怎么面對,她騙外婆每天是去補習,外婆知道真相一定會很難過的。謝蕊在心里飛快的盤算,如何說服宋沐不要告訴外婆。

        宋沐陪著謝蕊慢慢走在路上,路過超市時,叫住了謝蕊。宋沐指了指里面,讓謝蕊進去。

        “你今天請我吃了咖啡蛋糕,老師也請你買點年貨,就當是禮尚來回了?!敝x蕊一下子笑出來聲,“宋老師,是禮尚往來,不是來回?!?/p>

        宋沐又一次尷尬的撓了撓頭,“是是是,往來往來。你盡管拿,都算我的?!彼毋逋屏艘粋€小車,走在謝蕊一邊,她們開始慢慢逛著超市。

        一開始謝蕊什么都沒拿,但宋沐每走到一個促銷臺前,都會把上面堆放的東西拿一份下來。謝蕊只好又搬了回去,告訴宋沐自己不愛吃那些。幾次三番,謝蕊只好開始拿起自己喜歡的東西。她刻意看了價格,盡量選小包的。宋沐看著謝蕊每次拿起一袋東西都會下意識的看一眼標價,如果貴的,她就會放下,確認價格適中她才會放進購物車里。

        謝蕊選了幾樣自己愛吃的,和適合外婆吃的就轉身說夠了,宋沐不再多說什么,推著車結賬了。二個人分別提了二個袋子,走在路上。宋沐問起了謝蕊,“你語文那么好,為什么不考慮投稿呢?稿費比打工來得容易些。你一個女孩子這么晚下班,太不安全了?!?/p>

        宋沐其實只想勸說謝蕊不要再去打工,可她的話卻打開了謝蕊的思路,改寫了這個女孩一生的命運。

        “謝謝宋老師,我做完這星期就不會再去了?!敝x蕊停下腳步,認真地告訴宋沐。

        宋沐很開心她聽了自己的話,又再次提醒了她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給她打電話,不要自己獨自承受。

        宋沐其實很擔心,沒有父母的看管謝蕊會走上歪路,她作為一名老師是有必要幫助自己的學生的,雖然她只是一個體育老師。

        謝蕊也在心里思考著宋沐的話,是啊,自己可以去投稿啊,稿費比端一天咖啡來錢更快。自己真的太傻了,竟然以為出賣體力就能賺到錢。

        宋沐送到謝蕊家樓下,打了招呼就回去了。謝蕊提著東西,回到家里,告訴外婆老師送了她年貨,從袋子里給外婆泡上了一碗熱乎乎的芝麻糊。外婆開心地吃著,看著過年的電視節目。

        而她回到自己的房間里,開始盤算如何投稿。


        假期很快結束,新的一學期開始了。

        宋沐照舊認真上課,下課后和同學嘻嘻哈哈玩在一起。她后來又一次路過咖啡廳,去里面問過了老板,確認謝蕊不再繼續打工后,徹底放下心來。

        宋沐假裝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體育課時,也沒有過多關注謝蕊。她依然安靜,她打球也越來越好,好幾次宋沐都沒接住她的扣球。為了贏她,宋沐竟有了一些吃力。宋沐好奇地問她怎么進步那么多,謝蕊也只是笑笑說:“打球這種小事,想要打好自然就能打好了?!?/p>

        宋沐完全沒多想,以為謝蕊就是那種好好學生,想要學啥就能馬上學會的那種。不服輸的精神作祟,讓她進步了起來。宋沐還一度覺得一定是自己教導有方,把文弱的女孩的體育成績都提升了,自己真是難得的優秀教師呀。

        夏天的蟬鳴時,高二開始會考,體育課也結束了。最后一堂課時,宋沐感謝了全班同學一年來的配合和陪伴,也祝愿他們明年的這時候都能考入理想的大學。

        人群里,謝蕊的目光再度吸引了宋沐。她眼眶紅紅的,神情欲言又止,下課后,宋沐沒有馬上回辦公室而是站在操場邊。

        謝蕊果然走了過來,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信封。

        “宋老師,這些錢是我的稿費,我沒有耽誤學習,都是完成作業后抓緊時間寫的文章賺來的?!敝x蕊不好意思地低著頭,說話的聲音很輕很弱。

        宋沐接過來她的信封,高興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澳愫脜柡?,這么短時間就賺了那么多稿費啊。以后你就不欠老師了,馬上高三了,別再做這些耽誤學習了,以后考上大學你有很多時間做你想做的事?!?/p>

        謝蕊輕輕地點了點頭,兩只手緊緊握在一起,抬起頭問,“宋老師,以后你就不再是我的老師了,那我們能成為朋友嗎?”

        宋沐愣了一下,看著謝蕊期待的目光,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當然可以了,有什么事你還是可以找老師的,別一個人獨自承受。加油,一定要考上心儀的大學喔!”

        宋沐做出了一個夸張的加油姿勢,謝蕊看著她的動作笑了?!八卫蠋?,如果我考上很好的大學,你能滿足我一個小小心愿嗎?”

        宋沐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她真誠地希望謝蕊能靠讀書擺脫現在的境遇,這是對她來說最好也最安全的路,如果自己能鼓勵到這位學生,做一些小事都是老師應盡的職責。

        “宋老師,一言為定喔,我會加油讓你刮目相看的?!敝x蕊笑得很甜像是夏天的西瓜一樣,紅彤彤的臉上充滿了對未來的自信,她一定會努力讓宋沐看見自己的光芒。


        高三開始了,謝蕊的班級搬到了三樓,她還是坐在靠窗的位置。偶爾望向窗外,看見宋沐上課的身影,她會感到無比安心。

        高三的時間過得特別快,謝蕊參加了全國作文比賽,獲得了第一名,幾大院校都愿意破格入取她,她最后面試了北大中文系。秋天的微風剛剛吹起時,謝蕊已經拿到了屬于她特殊的入取通知書。

        她給宋沐發了第一條短信,“宋老師,我是謝蕊。我已經收到了北大的破格入取通知。本周六,我在學校操場等你,你要記得履行承諾喔?!?/p>

        宋沐很早就聽說了謝蕊轟動的事跡,作文大賽獲獎后,校長在教職工大會上點名表揚,后來北大入取了謝蕊,學校更是打算大肆宣傳一番。

        宋沐也一直在等謝蕊告訴自己這個好消息,收到短信后毫不猶豫地回了一句,“恭喜你,你很棒,我等你的心愿,一定實現?!?/p>


        周六謝蕊拿出了自己最心愛的白色襯衣,穿了一條粉色短裙,秋日微涼,謝蕊卻因激動鼻尖冒著汗珠,她焦急地等在操場上,心里一遍又一遍反復計劃著她即將要做的事。

        宋沐老遠就看見謝蕊獨自站在那里,她正用腳踢著身邊一片片金色的落葉。

        “嗨,謝蕊?!彼毋逶谶h處叫著謝蕊,謝蕊聽見了叫她名字的聲音,轉過身,看見宋沐從校門口走了過來。

        陽光下,謝蕊的視線變得模糊,宋沐依然穿著平日里的藍色運動服,咧著大大的笑臉,向她走了過來。

        謝蕊不禁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她等這一天,等得實在太久了。

        第一次見到宋沐時,只覺得這個新老師傻得有趣,長得挺好的,四肢很發達,只是頭腦過于簡單了些。

        再次上體育課時,她總是會忍不住觀察宋沐。發現宋沐很會照顧學生,也很愛玩愛笑。宋沐就像一張干凈的白紙一樣純真,無憂無慮地感受生活的美好和快樂,而自己呢?謝蕊閉上眼睛,無法再想下去。

        那次在便利店被宋沐發現自己偷東西,謝蕊又一次感受到宋沐的溫暖與善良,對方小心地保護了她的自尊,謝蕊以為自己會很感謝宋沐,可那個夜晚她悲憤地難以入睡。

        從小為了保護自己,謝蕊早已變成一個冷漠堅強的異類。她的早熟超過了太多同齡人,甚至比大人更懂得察言觀色、人情世故。宋沐身上的那些閃光之處,是謝蕊也曾短暫擁有過卻無奈失去的。

        謝蕊自卑又嫉妒,開始作弄宋沐,她想看看宋沐再不斷遭遇欺負后是否也會憤怒,是否會改變性情?

        謝蕊告訴同班的男同學宋沐的自行車樣子,那幾個男生,每隔幾天就會去搞一次破壞。謝蕊故意放學時去轉到車棚附近等著看,宋沐在那邊琢磨車哪里又壞了,然后推著車一路和同學們打著招呼。宋沐會先去買幾串烤肉,裝在袋子里,到修車攤上坐著邊吃邊等。

        謝蕊很驚訝,宋沐絲毫沒有因此生氣,只不過多吃了幾串烤肉。沒過多久,男生告訴謝蕊找不到那輛自行車了。謝蕊知道,宋沐不再騎車上班了。

        謝蕊好幾次在體育課上都努力爭取和宋沐對打羽毛球,很想等打完球休息的時候問問宋沐,怎么不騎車了,車子壞了為什么不去查一查是哪位同學在搞破壞呢?她當然不會傻到真的開口問去,一問再傻的人都知道是自己做的了。

        讓她更生氣的是,每次和宋沐打球都會輸得一敗涂地。半場跑得滿頭大汗,都無法接住宋沐不經意地扣殺。謝蕊氣得發奮圖強,一有空就找班上的體育生練習羽毛球,她不想在宋沐眼里自己是無能的人。

        就當謝蕊進步快速,滿心期待再次和宋沐對打時,卻發生了一件意外。

        外婆的突然病倒,宋沐的出現,讓她坍塌地世界被撐起了一大半。謝蕊第一次擁抱住宋沐時,很想一直躺進這個懷里。

        從那天起,她欠了宋沐一大筆錢,也欠了一份人情,而她也第一次正視自己情感。原來她喜歡宋沐,喜歡宋沐身上那些自己渴望的美好性格,因為自己沒有才格外迷戀。


        謝蕊確認自己的感情后,一點也不著急。她無數次在手機中輸入宋沐的號碼,編輯著想念她的話,然后刪除。謝蕊不像和其他女同學一樣,一旦發現喜歡一個人就著急忙慌地與對方在一起,談一場短暫而激烈的愛情,畢業后消失在彼此的世界里。

        謝蕊想了很久很久,能讓宋沐喜歡她的唯一方式只有成為“老師心目中驕傲的學生”。她要讓宋沐也看見自己身上的光芒,就像自己被她所吸引的那樣。

        謝蕊明白只有等自己長大,大學畢業工作后,當她能成為優秀的女人,而不是宋沐眼里需要被照顧的女學生時,她才可能有機會。

        唯有經歷過漫長時光的心意才會熠熠生輝,謝蕊相信宋沐總有天會明白自己的感情,她只擔心時間來不及。謝蕊比以往更加努力,她不停地看書復習,空閑時間就開始寫作,她想要考一本大學,讓宋沐答應自己一個心愿。

        直到今天,她提前完成了這一切。謝蕊自信地對著宋沐說:“宋老師,我做到了!”

        “是啊,你太厲害了,校長也點名重點表揚了你,你為學校爭光了!”宋沐非常自傲地夸贊著謝蕊,雖然自己只是一名體育老師,可教的學生能破格入取北大,這個牛逼夠她過年好好吹噓一把了。

        少云中學是個普通高中,能出一二個北大清華就足夠宣傳了,現在竟然有人破格提前入取,簡直是一個奇跡。

        “宋老師,你還記得答應要實現我的一個心愿嗎?”謝蕊的臉更紅了一些,她的聲音因緊張有了一些顫抖。

        神經大條的宋沐馬上拍著胸說,“必須記得,你的心愿是什么?只要我做得到,一定答應你?!?/p>

        “宋老師,你一定做得到。我的心愿很簡單,我希望你能等等我,等我長大,等我大學畢業后做你的女朋友?!敝x蕊說完,趁宋沐聽得無比震驚錯愕時,她走向了宋沐,環抱住了宋沐的腰,踮起了腳尖,輕輕地吻住了宋沐。

        秋風吹動著謝蕊的發絲,掃在宋沐的臉上。謝蕊貪婪地聞著空氣中彌漫的味道,眼淚不受控制地滑落在臉上。一切仿佛靜止了一番,宋沐的嘴巴里有好聞的綠箭口香糖味,謝蕊認真地感受這一刻,這一個夢里想過無數次的時刻。

        宋沐一瞬間驚呆在原地,她被謝蕊緊抱住,看見謝蕊閉著眼的臉離自己越來越近,她明白了,卻無力推開。

        輕輕地一個吻,已用盡了謝蕊所有的情愫。宋沐沒有推開她,已說明了心動不止于一個人。


        采訪結束后,謝蕊坐著車回到小區門口。很遠就看見,宋沐正攙扶著外婆在花園里散步。

        夕陽下,宋沐彎著腰,和外婆低頭聊著什么,兩人笑作了一團。謝蕊微笑著飛快地走向了兩人,亦如她過去努力走向宋沐一樣。

        這一路她付出了太多努力,所有的努力都是如此值得。為了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她愿意做任何事。

        她不再怨恨出身,有時會感謝命運,讓她早早成熟,才有足夠的理智去把握住生命中最美好的相遇。

        謝蕊走到她倆的身后叫了一聲,宋沐立馬轉過身自然地牽起了她,一邊攙著外婆,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本站只為傳播信息,不對所發布的內容本身負責。如有版權及其它問題,請聯系站長處理。
        2021国产三级片视频|伊人网综合91free|日本一道黄色网站|98.无码在线观看不卡

          <tr id="ufcfh"><sup id="ufcfh"></sup></tr>
        1. <strike id="ufcfh"></strike>
          1. <big id="ufcfh"><nobr id="ufcfh"><track id="ufcfh"></track></nobr></big>